我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一不留神自己快27了。

从生殖学角度来讲,男性最能操的那几年马上就要过去了。

高中学农的时候,一个哥们在宿舍里宣扬男性健康。

其中有一句因为很好笑,所以我记忆深刻。

丫如是说:“跟你们说,科学家统计男性一生的精液,只有一个大汽油桶那么多,一辈子可就那么多啊,兄弟们要省着用啊!”

如果这傻逼说的话不幸成真,那么更可悲的是,估计我从现在起加班加点“干活”,都他妈用不完,笑。

因为我,还有我身旁的一群哥们,我们都是Nice guy,我们都不“乱”。

我们是“正直”的年轻人。思想“正直”,那玩意也正好很直啊!

我的精神坚挺着,那玩意也坚挺着,就像是人民英雄纪念碑一样。

两者都很硬,谁也不输给谁。这总是让我不爽。

唯一让我觉得更不爽的是,每每都是前者战胜了后者。

好了,其实我不是个正直的人,但却固守着自己愚蠢的道德底线。

“这个是不对的,那个是不好的……”

我习惯性地批判着社会,不知道是否因为装B装多了,自己也俨然成了卫道士的样子。

上周六去银行取医保存折里的钱。漠然发觉,我在松下工作一年半以后挣得薪水,还没有我刚毕业时候挣得多呢,讽刺。

当年为了理想放弃了金钱。我真他妈是一个自以为脱离了低级趣味,自以为高尚的傻B。

现在呢,看到那些富家子弟一掷千金。

我迷茫了。

世界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应该有理想的小朋友才有糖吃啊。

……

好了,结束了。

回首往事,那些年我们在内心都默默地、隐忍地操着自己。

好了,我亲爱的社会,是时候把我们汽油泼洒给你的时候了。

用什么来结束这篇愤青、幼稚、又饱含真情的日志呢?

“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

P.S:其实我一天中,99%的时间都和现在的你一样,认为写这种文章的人思想很幼稚,很偏激。但是,我总有1%的时间会愤青一下。唉,这辩解真是苍白无力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