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A

LIFA。

理发,本来是一件令人享受的事情。

但在这里,至少我从小到大,26年以来,从来没有一次认为理发不是在受罪。

除了一次误入妓院外,其他都是因为理发师审美和技巧的差劲,令我无比反感。

他们放下锄头,拿起电推子,就敢自称是美发师。

好了,我们的头发被他们当作了尚待拔除的杂草。

操得咧,这帮B真是敢在小爷头上动土,每每把我弄得灰头土脸才肯放过。

他们还自鸣得意,“这发理得真棒,比俺村儿的二狗子都帅。”

试问一句,所有理短发的男生,有谁没有被剃破过皮儿?无论是脖子还是头皮。

我敢打保票,都在这帮农民工的手里剃破过。

我,被弄破过五、六次了。而这帮人总会不以为然,“俺们下地干活,咋有不破点皮肉的理儿~”

因此,理发一度入选我最讨厌的事。

(我最恨的三件事:理发、看牙医、等人。

牙医,他们身上带着的那股子味道,就足以让我反胃。

你们等人的时候喜欢干嘛么?也是在心里默操他十八辈祖宗么?)

所以,在被剃头的凌辱了25年之后,我终于决定打破僵局、自力更生。

于是,拜托远在东瀛的同学,弄来理发器。所花费金额,足够三年在外面理发的钱。

我声嘶力竭地向全世界人民呐喊:

我要自己理发!!!

安心了,理发终于不再是灾难的代名词,而变成了一种艺术创作的基本形式,每当我拿起理发器,眼前便闪过一位位艺术巨匠的身影:手拿画笔的毕加索,演奏提琴的莫扎特,紧握刻刀的米开朗基罗……他们对艺术的不懈追求,鼓舞着我再攀高峰。

唰~唰~

我左一下,右一下。

黑色的发丝,犹如从天而降的白雪,缓缓飘落人间。

一瞬间,仿佛时间停止。我耳边,悄然响起那神圣的乐章:我迷途的羔羊啊,让我飘散的青丝,指引你们寻找光明吧!

Oh,My god!

感谢你赐予我生命,来体验这一神圣而荣耀的时刻。

手握理发器的我,凝视着眼前的镜子。

这一刻,我惊呆了。

大美!震撼人心的美,荡涤灵魂的美,纯粹绝伦的美。

完美,只为这一刻而存在。

LIFA》有3个想法

  1. 我和匿名想说的一样。关于你给自己理发的事儿真是至少写过一篇,还没少唠叨,是不是大脑混沌感觉回到以前了。另外,说实话我真没被剃破过皮,你去的都是什么店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