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行妙峰山

上周末参加了绿野的妙峰山穿越活动,回家后兴致盎然意犹未尽。便计划着自己沿着原路再来一次。一是为了让自己认认路,二是喜欢穿山越岭的感觉。

昨天完全沿着上次活动的路线出发(自己用流水帐的形式记录下来,方便自己将来回忆)。

本次的穿越路线是从涧沟村-娘娘庙-妙峰山主峰-蓄水池(天池)-磕头岭茶棚遗址(白宫)-大风口-磨镰石河-车儿营-346总站

早上从苹果园地铁站D出口向西走一百米左右,有929开往妙峰山的专线。此车每天只有早上八点半一班。一旦错过,就没有办法了。但是假日或者妙峰山庙会期间,会临时加车。但发车时间还是八点半不变。

一路坐车到终点站,大约一个多小时,来到涧沟村。由此穿村上山。一路都是石板台阶,直上来到妙峰山的收费处。过了收费处,就是妙峰山香火极旺的娘娘庙了。庙会期间除了敲锣打鼓耍狮子的,还有舍粥舍馒头的活动(还有酸梅汤和榨菜)。妙峰山从古至今,香火都很旺,山上还有座月老庙,据说很灵。但这里各路神仙,据说照远不照近。你要是河北、天津等地的人,往往许愿很灵。北京的就算了(难道管北京的神仙太多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供奉着一位“王三奶奶”,从她的光荣事迹来看,是在河北天津一带治病救人的活雷锋(在我BLOG后面的转载部分,有相关的介绍,有兴趣可以看看)。

由于从古至今这里香火极旺,所以留下六条当年的进香古道。对于这六条的古道的确切路线已经很难考证,但大约是

北 道:从郎儿峪到妙峰山;
老北道:从车耳营到妙峰山;
中北道:从金仙庵到妙峰山;
中 道:从徐各庄(大觉寺附近) 经寨儿峪到妙峰山;
中南道:有两种说法:一是从香山北辛庄经卧佛寺到妙峰山;二是从三家店经灰峪最后与南道汇合。

道:也有两个说法,一是从三家店 经担礼;二是从门头沟陈家庄 经桃园。

昨天的穿越路线则是走老北道。

看过庙会,从景区的一条路上,有标记着《妙峰山主峰由此而上》的牌子。顺着这个牌子所指的方向,沿路而上。

一路都是碎石头子路。幸好昨天买了两只登山杖,四条腿走路的感觉,很好!

大概半个小时候,爬到顶峰。顶峰的标志建筑就是一座铁塔。旁边有一座设备机房。站在山顶向下眺望,很是美丽。背对机房,左侧是狼儿峪、前方是凤凰岭、右侧是阳台山。

这里也是该路线上的一大亮点。

从山顶开始,便是野路了。

从背对机房右侧的一条野路而行,行走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会有一段很陡的坡路。上次和绿野的人一起走这段路时,一个女生竟然吓得腿软,结果是我和另外一个男的,连拖带拽才给她弄下来。

其实那段土路确实也有点陡,自己在那“脚下一滑”过几回。看到其他人的攻略时,甚至有人带着绳子,队员结绳而行。虽然有点夸张,但在这种野外,哪怕仅仅是崴了脚,也会很麻烦。毕竟四周除了呼啸的风声,一个人都没有。

过了这段陡坡,就来到了“天池”。这是绿野网友对这个设在山脊上的蓄水池的爱称。

过了天池,沿路而行,来到磕头岭茶棚遗址。绿野人管他叫白宫。因为从远处看,这一篇残垣断壁,是白色的一大片墙。

话说这个磕头岭,在古代庙会的时候,很多虔诚的香客便从此处一路磕头至金顶妙峰山,可想当年妙峰山的香火有多旺盛。

注意,在到白宫之前,有一个岔路。一侧是上阳台山。一侧是到白宫。此处应该有一块石头,被好心的驴友,用油漆写了路标。但行之此处,还需注意。

在白宫里,吃过午饭继续前行。

昨天自己走在快到大风口之前一段路时。忽然有一瞬间,短短的一两秒,我认为我走错路了。虽然时间很短,但迷路的感觉不好。

继续前行,来到大风口。大风口是四条路线的交叉点——妙峰山、阳台山、凤凰岭、老北道。

在此稍事休息之后,继续前行,走老北道方向。

由此开始,路两边的荆棘不见,而是被树木所取代。

此后便是一路下坡,再无爬升。

途中经过几个茶棚遗址。

因为没人告诉我具体的名称,从网上的资料来看。沿着下山的方向,应该陆续经过双龙岭茶棚遗址、北岸台地茶棚遗址。

这两个地名我不确定。

从资料来看,在双龙岭之前,应该有一个鲜花洞。我昨天确实看到了一个洞,但怎么也无法和鲜花联系起来,当时从那里路过的时候,我还在幻想,里面藏着的什么毒蛇猛兽、铁血战士之类的东西呢。

此处确实有一大片遗迹。据说原有寺庙,现已倒塌,只剩一座佛塔,矗立瓦砾之中。山里人说,阴晦天气时,塔光寺影可涌现空中,并隐约听见木鱼诵经的声音,所以人们把它称为“悬空寺”。这也是与海市蜃楼具有同样道理的一种折射现象,古人称之为“山市”。

当然了,我是既没有看见佛塔,也没有看见山市。诚实的说,要是一个人在大山里看见什么山市,第一感觉肯定不是好奇,而是害怕。

继续向下爬行,在峡谷幽深处,就可以听到潺潺的溪水声音,这就是磨镰石河。溪水清澈如镜,能清晰地看到河底各种各样的石头。河中石头滑滑的,就像磨刀石一样。过去村民们收割时就曾用此河石磨镰刀,这就是磨镰石河的来历。

由于沿途上,废弃的遗址太多,很难辨认确切地点。

据我估计,从大风口至磨镰石河一段的遗迹顺序,分别为:大风口-双龙岭-鲜花洞-悬空寺-北岸台地-磨镰石河

我怀疑其中鲜花洞和悬空寺不在进香古道的主路上,也有可能是在主路上但我没有发现。

从磨镰石河而下,有一个岔路,我昨天差点走错了。

一个是继续下山,通向车耳营的道路。另外一个,看似很像主路,为上行的道路。但我却不知道此路通往何方。这是我的疑问。

沿着溪水而下,回来到一个很深的蓄水沟前。

水沟里面长满绿色的苔藓植物,还有什么腐烂的树杈,以及倒在里面的树干。

我每次在山里,看到类似情景时,我就浑身不自在。总觉得里面藏着什么东西。

越是如此,我越会去幻想自己跳入深深的水沟中,我甚至能想象出绿色的苔藓糊到我的口鼻上,黏滑的触手紧紧卷住我的脚踝,将我向下拖去……

由此继续前,便出山穿过一个渡假村,来到车尔营,由此行走四十分钟左右,可以到达凤凰岭的346路总站。结束本次穿越活动。

这篇行程中,还有很多我不确定的地方。到底那个悬空寺的佛塔在哪?磨镰石河的源头在哪?

有机会,我会自己再次去那里,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推荐理由:1、妙峰山主峰,离北京最近的千米以上高峰,俯瞰风景很漂亮。

2、荆棘穿越,走在茂密的荆棘中,满足穿越野地的欲望。

3、古迹很多,破落不堪,且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我曾经在一片废墟中看到了一块匾,想给它背下山……)

4、以上部分人迹罕至。偶尔会碰到几个户外的驴友,路过时都会打招呼。

给想去的朋友一点的建议:1,务必要传长袖,否则胳膊被刮花在所难免。

2,尽量使用登山杖。我上次没带杖去,第二天下楼膝盖疼。这次用了就没事。虽然很多人认为爬这样的山,用登山杖样子很傻。但谁腿疼谁知道。

通过这几次爬山,让我真正的体会到了一句话。

北京拥有悠久的历史文化沉淀。

当你一个人穿行在林间时,忽然发现脚下有一块残碑断匾,寻迹而去,发现那残垣断壁的遗迹时,你就能明白,北京的历史文化,不仅仅是城区里的胡同四合院、北海颐和园。你行走在北京周边一座荒山野岭里,说不定埋着什么名人,藏着什么古刹……

这种偶遇的感觉,才能让你体会到,这才是北京。

高楼大厦、霓虹繁华,任何一个地方用钱就可以造出来,而北京身上中的那些文化沉淀,不是可以用金钱买到的。

行走在山间野外,反倒让我找到了身为北京人的自豪。

最后,再放上两篇相关介绍。第一篇是关于上文提到的王三奶奶,第二篇是关于进香古道。有兴趣的可以继续看。

******************* 以下内容出自网络转载 *******************

金顶妙峰山系列——来自天津的王三奶奶

有人说:要想判断一种文明是否具备生命力,只要看她否具备包容性就可以了,包容性强的文明,其生命力必定强大。中华文明就有极强的包容力,几千年来不仅自己在吐故纳新地发展,还吸收了大量外来的文明,这方面的事例太多了。我在河北的青虚山(一座道教名山)曾见到柯棣华和白求恩的塑像混迹于山神、土地、关公、老君之中,这两位洋人几乎被我们的道教文化吸纳成神仙了。把这两位反法西斯战士当作“医神”来崇拜没什么可奇怪的,他们的事迹大家都知道,我不必多说,中国人民是无限感激他们的。

本人实在愚钝,费尽心思至今也没有理清脑子里有关道教的头绪,只是感觉到道教里的神仙层出不穷,隔些年就冒出一位(这真不错,大家都有盼头,说不定哪天自己一不留心,当神仙了)。妙峰山就有这么一位神仙——王三奶奶,过去神仙群里找不到她的名字,其他地方的神仙群也没有她的身影,这位“王三奶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与大海打交道的人,其首选的崇拜对象应该是海神,海神娘娘——妈祖信仰在沿海一带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天津是个海港城市,与海接触密切,天津人民信仰妈祖是第一位的。长期以来,“妙峰山”、“碧霞元君”对天津人民来说是没有多大吸引力的。

有一年,不知怎样发生的,也许是奇迹(北京刮的风大了些)、也许是有人故意所为(古人常干这事),从天上飘落一领席子(不是黄卷)到天津,上书三个大字“妙峰山”。过去的人大多敬畏神灵,此事的出现,使得天津人民深信妙峰山的娘娘们对天津是特别关照。从此,天津百姓对妙峰山的态度发生了明显变化,他们解释说:妙峰山的山门冲着天津开的,“碧霞元君”一直关心着天津的百姓,几乎认为妙峰山的娘娘庙就是为天津修的。当然,这些传说无据可考,您听听也就罢了

19世纪80年代,天津的香客在妙峰山的影响力陡然增大。例如:天津香客建的茶棚经济实力最强、施舍最大方,大到容纳三五十人甚至百人;天津的“天津公善汽灯会”为香道点亮了汽灯;只有天津的粥棚施舍馒头;天津的盐商八大家还雇了四个消防队驻守在山上!这一切搞得北京的香会很没面子。甚至天津香会还搞了些挑衅的行为,例如:耍猴。孙悟空是北京五虎棍会的祖师,天津人却拿来耍,北京香会能不生气吗?生气归生气,北京这些穷香会面对才大气粗的天津香会,只有在心理上自我平衡的份儿了。俗话说的好,改变不了世界,就改变自己对世界的态度。撇开北京香会心里如何“犯酸”不提,再说那王三奶奶。

王三奶奶,京东人士,幼失怙恃(HuShi,死了爹,没了依靠,苦孩子),后有积蓄(发奋图强、勤劳能干),即出以济助病贫(体会百姓的疾苦,仁慈善良)。每入庙焚香,必早至洗扫庙堂(多么的虔诚)。且以针灸治病,靡不效者(神了)。当地人视之若神仙,曰王三奶奶。您看看,王三奶奶这些品德、这些能力,无不是百姓心中“美”的化身。王三奶奶七十八岁那年的春三月,在她做梦时梦见玉皇大帝封她为“慈善老母”,不久在妙峰山进香时坐化。天津百姓认为是“碧霞元君”把她收去了。王三奶奶墓就在大觉寺附近。

照着“碧霞元君”刻画的王三奶奶,有着真实的事迹,就生活在我们之中,比“碧霞元君”更加具有亲和力,这为天津人前往妙峰山提供了更多的理由,也为天津人打入妙峰山提供了机会。从此,天津人理所当然地把天津的王三奶奶送入了古老帝国首都的信仰中心——妙峰山。

起初,妙峰山的王三奶奶是一位老妈子的形象,是给“碧霞元君”当仆人去的,“碧霞元君”多个仆人似乎没什么,人们也没理由反对“碧霞元君”的院子里多了一个为她服务的老妈子。可是,1925年还是老妈子的王三奶奶到了1929年,已经是“头戴凤冠,身披黄衫”了,名号为“慈善引乐圣母广济菩萨”,甚至名号前还有了“敕封”!其地位提升之快,不可想象,从老妈子一下子变得与“碧霞元君”平起平坐。说不定哪一天,妙峰山的娘娘庙就变成了王三奶奶庙了,或者“碧霞元君”就是王三奶奶,王三奶奶就是“碧霞元君”,或者…(您尽管去猜测)。随后发生的战乱,使王三奶奶的“仕途道路”停了下来。

我们很难在王三奶奶身上找到新鲜文化的线索,我们也没有必要探究是否真有王三奶奶其人,或者王三奶奶是否真的逝于妙峰山。我们不难发现王三奶奶事件中体现出来的各种社会现象,如:天津人迫切希望进入政治中心的意图以及他们的做法,古老内地文明与海外文明之间的碰撞,金钱物质与封建皇权之间的冲突等。这些社会现象就很值得我们去发现、去研究了。

******************* 以下内容出自网络转载 *******************

妙峰香道

京西门头沟区妙峰山上娘娘庙的庙会是驰名于世的,因其山顶的娘娘庙(碧霞元君祠)内有一高大的岩石独立,在阳光的映照下熠熠闪光,所以人们称为“金顶妙峰山”。清康熙皇帝也赐封“金顶妙峰山”。现此石上书写有“金顶妙峰山”五个大字,石旁有一巨大“金顶松”挺立。妙峰山的娘娘庙始建于元代,兴盛于明清两代。其庙会在明清及民国时期,是京城最盛的庙会。届时,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东,北至东北三省,西至山西、陕西,南到广东、广西,全国各地以及日本、东南亚各国的香客信徒们,纷纷前来“朝顶进香”。各路的香会、花会、茶会等民间组织,更是蜂拥而至,各显其能,民俗文化丰富多彩。所以我国著名的民俗专家如钟敬文、顾颉刚等认定妙峰山是中国民俗文化重要发祥地之一,并亲自登顶考察。庙会之盛,据《燕京岁时记》载:“每届四月,自初一开庙半月,香火极盛。自始迤终,继昼以夜,人无停止,香无断烟。奇观也”。“人烟辐奏,车马喧嚣,夜间灯火之繁,灿如列宿,以各路人马计之,共约有数十万……香火之盛,实可甲天下”。

在古代,到娘娘庙进香,讲究的是抢头香。有钱妇女们都争抢头香。后来,皇宫里的娘娘们都争抢头香。到清同治、光绪年间,这头香就被慈禧占了。她曾进香为同治发痘保平安。她还下旨:“先期预诏庙祝,必须宫中进香后,始行开庙,谓之头香”。有宫词云“昨夜慈宁亲诏下,妙高峰里进头香”(故宫里的慈宁宫,是太后居住的地方。这里指的为慈禧)。

妙峰山的香会分为“武会”和“文会”两种,并有“老会”和“圣会”之别。“老会”是百年以上的香会,而“圣会”则不到百年。“武会”又叫“花会”、“走会”,是表演舞蹈技艺的组织。据《京都风物志》载:“城内诸般歌舞之会,必于此月登山酬赛,谓之‘朝顶进香’。如开路(要耍三股叉)、秧歌、挎鼓、高跷、太少师、五虎棍、扛箱会”等。“武会”大多从京城菜市口的山西洪洞会馆、白纸坊纸业公会、德胜门外松林闸三处出发,途中,锣鼓齐奏,每到茶棚,都要表演,“观者如堵,使进香沿途十分热闹壮观”。“文会”又为“善会”,是北京、天津地区人们组织起来的为进香人服务性的慈善组织,如“茶棚老会”(供茶)、“施粥老会”(供粥)、“献盐老会”(供盐)、“拜席老会”(供席棚)、“燃灯老会”(供灯火)等。

过去到妙峰山进香,主要有四条香道。这四条香道上文物古迹很多,而且还有很多当时的茶棚、粥棚遗址。据《光绪顺天府志》记:在光绪年间,有茶棚65座。以后又发展到妙峰山周围40里的上山香道上有茶棚30多座,现还有遗址20余处。北京城外到妙峰山平原上的茶棚也有40多座。山上的很多茶棚还设在沿途的古庙里。茶棚一般以所在的地名简称,但都有吉祥的会名。这些古香道不但是访古探幽的佳处,也是研究北京民俗文化的好地方。所以在1996年春,北京史地民俗学会特组织几位著名的北京史地民俗专家,有常华、白鹤群、李新乐、张振华等众先生,专门考查了这四条古香道。

南道虽远,景致幽胜

南道从门头沟的三家店村起,经军庄、桃园、南庄、仰山十八盘、樱桃沟村、栖隐寺(又名仰山寺)、到涧沟村。这条香道虽然远,但景致幽胜,尤其是三家店村是京西古道上

的重镇,来往客商都要在此休整。在庙会期间,各地香客更是云集在此,现在有公路通到山顶,所以游客大多从此道上山。南道上有茶棚10座:陈各庄西北涧关帝庙的茶棚,全名是“提灯乐善粥茶老会”、桃园村茶棚、樱桃沟茶棚老会、兴隆十八盘茶会、水泉降香会、樱桃沟村西北的“诚献白米粥会”、仰山药王殿燃香老会、香风岭、引香亭等。

在南道上有很多摩崖石刻,最著名的是桃园村外悬崖石壁上的石刻,石刻为对联一副,上联是“古出奇峰遮日月”,下联是“岸有幽背显神灵”,额题为“静与天游”。这些刻字,字体苍劲有力。据当地的文物部门考查,这些大刻字都是刻工们用长绳悬吊在半空,冒着性命危险凿刻的。在樱桃沟村外的崖壁上,有“松柏常寿”、“为善最乐”、“虔心永在”等石刻。还有栖隐寺在樱桃沟村北,是北京历史上的一座佛山,向以五峰八亭著称。五峰为:独秀、翠微、紫盖、妙高、紫微,五峰相拱,形如莲花。五峰之上建有八亭,即:接官、回香、洗面、具服、列服、龙王、梨园、招凉。辽金时著名的皇家寺院栖隐寺(又名仰山寺)就在莲花五峰的环抱中。栖隐寺始建于辽代,金代时为金章宗的“西山八大水院”之一的“灵水院”。到元代时寺院最盛,僧人最多达千人,寺外塔林达七八百座,为京郊最大的塔林之一。元代时著名的高僧万松行秀(万松老人)就是在这里住持。圆寂后埋葬在西城的砖塔内。

滴水岩和檀木林也是一景。滴水岩在南庄村北约五里地。在古代为宛平八景之一“灵岩探胜”。滴水岩洞中是洞中套洞,“需侧身螺旋而下”,“水光所射,几灭绝,再人则潭深莫测也”。其洞口处有一滴水泉,终年长流。在洞旁有一大片青檀木林,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其中最古老的几棵为元代遗物。据专家们考证,这片檀木林,是华北地区面积最大,数量最多的檀木林。因在北京地区很少有檀木,故现已引起林学家们的关注,林业大学的师生们曾前去考察。

在南道的东边有一条分叉香道,人们称为中南道:也是从三家店起,经军庄、灰峪村、六郎塔、到仰山寺,再与南路汇合。此道可游六郎塔、赏灰峪的建阳古洞。六郎塔原本是仰山寺最东边的一座高僧佛塔,相传杨六郎曾在此大败辽兵。

中道名刹大觉寺

中道从海淀区北安河乡的徐各庄起,经大觉寺、寨尔峪、冷风口、三百六十胳臂肘、五道岭、萝卜地到涧沟。此道有茶棚8座,徐各庄关帝庙茶棚、栗子台、寨尔峪、上平台、萝卜地茶棚、松棚、三岔涧等。在大觉寺是西山著名的古寺。该寺始建于辽代,其朝向坐西朝东,是北京地区辽金古刹“面东朝日”的典型代表。大觉寺为金章宗时的“西山八大水院”之一的“清水院”。寺内多有古树名木而著称。像著名的辽代“银杏王”、清代乾隆年间的白玉兰等。

从大觉寺前行有寨尔峪清泉,山上有山寨遗址,相传绿林好汉窦尔墩曾在此占山为王。但戏剧中说他是河涧府的人。寨尔峪有一股清泉为当地名泉。自古就为附近乡民的饮用之水。故这里有“寨尔峪茶棚”。

中北道善心金阶

中北道是过去到娘娘庙进香的主香道。从北安河村起,经环谷园(现北京四十七中学)、响墙茶棚、骆驼石、古刹金山寺,瓜打石、快活三里、妙儿洼(又名“饭台子”),就到了涧沟。过去这条香道被称为“善心金阶”。因香道的石阶路是清光绪年间大太监安德海出资修建的。当然他的钱是勒索百官的,而百官的钱又是压榨老百姓的。当年慈禧就是从这条香道让宫人抬着坐轿进香的。现在这条古香道已开辟为阳台山自然风景区。这条香道有茶棚7座,清福观、响塘庙、响墙茶棚、朝阳院、金仙庵、玉仙台、妙儿洼。

响墙茶棚是一座大茶棚,因其院墙是空心的,一敲能发出响声,故名“响墙”。现已复修,仍为茶社。骆驼石为一巨石,为“古香道上的三奇石”之一。它形似卧姿的大骆驼,向为京西名石。

金山寺始建于辽金时代,在金章宗时为西山八大水院之一的“金水院”。在寺内有两棵巨大的金代雌雄银杏。寺前有一大片天然的银杏林。寺北的山崖上有“迎客松”、“母子松”、“姊妹松”、“王冠松”等名松。寺前的“金山泉”自古就是京西名泉。在金山寺前有一大片空地,这里是观日出的佳境。有文人写过在这里观日出的散文。这里也经常有旅游者野营露宿。

京西名石“瓜打石”为“古香道上的三奇石”之一。它半突兀半山崖,挡住山路。“瓜打石”原名“刮倒石”,即大风一刮,巨石就倒下山崖。远看巨石当空。近前一看,巨石四分五裂,有巨大裂缝可通。游人香客要钻过巨石才能通过。轿子也可通过瓜打石。瓜打石东的茶棚叫“遇仙石茶棚”,全名是“普善全心素供老会”。

老北道奇绝石上塔

老北道是从聂各庄或抬头村起,经关帝庙或龙泉寺,到车耳营古村落,经双龙岭、磕头岭、鲜花洞、悬空寺、张玉亭墓和贵子港到涧沟。此道上有茶棚9座。过去天津人进香都走这条香道,所以此道上的茶棚也有为天津人所建,像老爷庙茶棚、车耳营粥茶老会茶棚、双水泉茶棚、磨镰石河“天津磨镰石河馒首粥茶会”、双龙岭茶棚、大风口“天津合郡路灯茶会”、磕头岭茶棚、苇子港粥茶老会茶棚、贵子港茶棚。

老北道上的古刹龙泉寺始建于辽代,为西山北端的大寺。寺的西部原建于辽代,故坐西朝东,而东部现在的主要建筑则重修于明代,故坐南朝北。寺内以明代的“神柏”和古银杏著名。现已以龙泉寺为中心建成“凤凰岭自然风景区”。

车耳营村成村在辽金时代。其村北有古刹石佛寺,寺内供奉有在北京地区最古老的“北魏石佛”(现存放在五塔寺北京石刻艺术馆)、村西北有金代的古刹黄普寺遗址,为金章宗时的“西山八大水院”之一“圣水院”。寺的山门处有一姿态奇绝的“石上塔”。村东有辽代时的关帝庙,此庙过去是“老爷庙茶棚”,庙前有辽代的“迎客松”,其干周长为3.5米,是北京的“古油松之最”。迎客松向南的一个大枝长长的伸延向大道(过去的香道),日夜迎接着来往的村民、香客、游人。

以上所述,只是通往妙峰山的部分景点。这几条香道,因山峦叠翠、树海沧茫、流泉淙淙,风景幽丽,尤其是文物古迹众多,历史文化丰厚。既有自然风物,又有人文景观。所以就不是在庙会期间,也经常有游人前去访古探幽。现在这几条古香道更是喜欢登山的北京中老年朋友的主要登山路线。门头沟的金秋是美丽的,百里河山绚丽如画。随着门头沟区旅游事业的发展,妙峰山的管理部门在每年的农历七月二十五至八月初一,又举办了“秋香”大庙会。也是游人如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