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打杂的

今天写写工作的近况吧。

新工作已经干了快两礼拜了。主要工作就是翻译和制作一些企划流程管理的表格。毕竟现在刚来,要做到企划的级别,还是不太现实。一步一步来吧。但如果一直让我当碎催,我就不干了。

我自己分析,我觉得日企里面的工作,大致分为三种。

1,销售类。成天不在公司,天天外边跑。业绩压力很大,月底经常挨骂,但吃喝玩乐、飞来飞去,一切费用公司都给报销。而且也没人去管,想飞新疆飞新疆,想去东北去东北。只要有业绩,就是爷。可一旦没业绩,连孙子都不如。收入与业绩紧密相联。属于压力大,很自由,收入幅度也很大的工作。

2,技术类。 总之了,就是每天搞技术,很受尊重,工作稳定,也不用费神跟人打交道。但技术必须要牛,关键时刻必须顶得上。工资嘛,一般很不错,很稳定。

3,打杂类。 嗯,我就是属于这一类。在我眼中,除了销售和技术,其余的都是打杂。无论是商品企划,营业企划,人事总务,法务财务等等……都是打杂的。甚至包括各级别的老板在内,也都是打杂的。

特点是,不需要成天东奔西跑,但又不能少了人际关系。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是重复乏味劳动。最看重的能力是管理能力和决策能力。决策能力虽然99%的时间用不上,但那1%时间里能否作出准确判断,就决定了谁能当头儿,谁当下属。

一个很注重经验积累的工作

那我就从一个新来的打杂的视角,说说这个公司。

它是在中国的总公司。相对于子公司而言,视野开阔,听到的事多,见到的人多。涉及到管理层的事情也多。

我的头曾经跟我说,这个公司不缺钱,缺做事的人。

(他希望我是个做事的人,其实我是个缺钱的人。两者也不矛盾吧)。

奥运会开幕式的门票,一票难得。但这个集团有一千多张开幕式的票送给了客户。

不但送票,还包了个酒店给他们住。专车接送,专人接待。连防晒霜,防水T恤,墨镜,观赛望远镜都一应俱全的准备好了。

这才叫真正的“客户就是上帝”。可这些客户不是政府高官,就是各公司老总。总之一句话,都不是什么好鸟。

商人嘛,赚钱才是天职。今天花这么多钱供奉这些爷,其实最后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但是,羊毛不是出在政府高官和公司老总身上。而是出在黎民百姓和公司职员身上。

要么当官,要么自己当老板。否则挣再多,也是受剥削阶级——小葵语。

这几天我们部门拿下了一个大工程。好几个亿的工程,预付款就上百万。虽然几个亿跟自己屁嘛关系没有,虽然自己依旧挣着几壶醋钱,但见识到了一个大型项目投标的过程。

最深的感触是一句话:搞这种大型工程,里面水太深了,社会太黑暗了。人脉就是金脉。

可能以上这些,就是我想跳槽离开技术岗位的原因吧。我想了解很多,了解公司怎么运转,了解公司怎么赚钱。了解别人怎么活着。

显然,每天对着电脑编程,也可以发家致富,但看不到很多有趣的东西。

上面是这个公司的优点。

下面说说缺点。

公司里面,打杂的都很懒。

因为工作内容过于流程化,规范化。没有太多靠自己想法发挥的空间。人们对工作变得麻木和倦怠。

我不知道这是日企的通病,还是大公司的通病。

什么事情都有例可寻,什么事情都有现成的文本,只要像个机器人一样,一步一步执行就好了。

说句实话,连企划这种需要一些创意的工作,在日企都变的很无趣。甚至企划时应该想什么,想哪几个方面,都已经明文列表,写了出来。

缺乏欧美企业的那种激情。

所以,日本会有世界精密的仪器。美国会有iPOD那样的创意。至于中国,则拥有制造它们的工厂。。。

我要做的事情就是,首先了解整个企划的流程。虽然日企缺乏创意,但工作流程化做得很严谨。等我熟悉了企划的工作时,知道一个东西从创意到设计到生产到销售策略到最终发售的整个过程了。

到那时,我也许想找一家中国的私营企业。离开这种庞然大物一样的公司。

巴顿说,一个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士兵们会不会提前马革裹尸,谁也不知道。

如果有一天,我能够企划出一个商品。它能够让人觉得,嗯,这东西很酷,我想要它。

那我在商品企划工作上,就是成功了。

回到现实世界,我现在就是一个打杂的。翻译一些破资料,整理一些企划书。

并且如果一直让我干这些,就去他娘的。小爷不干了。我有耐心,但必须值得。

无论将来如何,拥有理想总是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