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一样

今天是我工作的第二天。

我不知道我还能在那里工作几天。我也不知道我还想在那里工作几天。

总而言之,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不知道何时降临,也不知道会不会降临。

首先,这份工作和我以前的工作,完全不一样。完全是两个世界。

以前我的前后左右都是搞编程的,年龄岁数相仿、兴趣爱好差不多。并且搞技术的年轻人,相对单纯,人际关系很简单。

以前每天有很多时间可以自由控制,可以看小说、听音乐,看邮件、和旁边的人说说话,中午还可以看看电影什么的。下班半个小时前就收拾好东西,然后和同事等着下班的音乐响起。

你想知道我现在的环境么?这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我的前后左右不再是可爱单纯的年轻程序员们。而是另外一帮人。有做销售的、有营业企划、有商品企划、有负责渠道销售的,有负责稍后维保的。

在所有的同事中,我的年龄是最小的,工龄最短的,经验是零的。别人大多数都是三十多岁左右的中年人。

我有一种找不到同类的彷徨感。

总体来说,我还不知道这份工作到底要干嘛呢。

我想, 我可以欺骗大家,但我必须诚实的面对自己。所以,想真实的记录下来。

先说第一天。

第一天来到H贸,嗯,很气派的大厦。不过这和前公司的大厦相比,还是逊色一些,毕竟地理位置太远了。

上午来到公司,领导很热情的带我走了走。做了个自我介绍。然后我们部门的老板过来跟我唠叨唠叨,讲讲这份工作的重要性和未来的美好前景。

同事带我办了门卡什么的,又领了笔记本、小灵通。不过,最让我觉得有趣的是,放在一个文件袋里面的各式各样的办公用品。

呵呵,小剪子、彩色的曲别针、便签条、钉书器、计算器……

反正乱七八糟一大堆,摊在桌子上面,我觉得很有收获感。

同事告诉我,小灵通只可以在公司那一层使用,出了那一层就不能用了。好像和基站有什么关系。不过这没关系,反正我可以把彩色曲别针拿回家玩~~

常规的事务都办理完了,还不到十点。就被一个头头儿带着去Y庄的工厂区。毕竟人家也说过,要经常在两个地方跑。

同去的还有一个女的。年龄看样子不到四十。在车上自我介绍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和我一起去的这位大姐,竟然也是今天和我一起进公司的新人。竟然还是和我一个部门。只不过她负责研发,我负责企划(后来才知道,人家连孩子都有了)。

中午前,到了Y庄工厂。一进门,看见墙上挂着一幅大大的泼墨山水画。前台一个女孩,穿着工作服在那看报纸呢。

同事带着我进了我们的办公区域,晕,竟然被告知,以后进工厂必须换衣服,换成工作服。

我靠了。

来到我们的办公区域,还算干净整洁。里面只有一个穿工作服的老大哥(大概不到三十五、六岁的样子)跟电脑前看小说呢(后来知道他是个很牛的工程师)。

因为Y庄这边是刚成立不久的部门,人很少,当时只有老大哥一人在那边(后来才知道,也有别人)。。。

反正这边是研发的,我在这边,几乎就属于三不管。研发的头不管我,企划的头管不到我,能管我的头是个R本人,还一天到晚到处跑来跑去。也没时间搭理我。我呢,感觉上像是个纽带,连接商品企划和研发,连接不会R语的研发人员和这位R本部长。

当我明白过味儿的时候,心里非常失望。这和我想做的,太不一样了。

但我毕竟才刚到一天,还不了解具体情况,看看再说吧。

中午在Y庄是免费吃饭的。据同事说,饭菜都还不错。但一周中只有一天固定吃面条。结果还被我赶上了。

下午因为我属于三不管,就自己一个人上网,新来的大姐已经忙着开始复印资料,准备着手搞技术了。

那个时候,我是迷茫的,是阴霾的。

晚上坐班车回家,堵车的原因,到家已经七点二十了。我都快跳脚骂娘了,给女友发短信就说,晚上回家立马开始找新工作。

至此,就是我第一天上班的内容。

忘了说,我下班还必须拎着那个死沉的笔记本,因为第二天要去H贸,所以必须带笔记本过去。

发明笔记本的人,一定没想到这会变成一些人的负担。

第二天,也就是今天。

吃过早饭出门上班。结果刚走不到五百米,就觉得角脖子后面被皮鞋磨得很疼(以前我都穿凉鞋上班的,所以不适应穿皮鞋)。我忍耐着又走了几十米,实在疼得不行了,我脱了袜子一看,已经蹭掉了一块皮,鲜肉渗着血丝正在那里颤颤巍巍的。

我一看,这不行了,要继续下去,我到公司还不连膝盖都TM磨没了。

赶快打电话,叫我妈把凉鞋给我送过来。

穿好母亲送来的凉鞋,把皮鞋放在口袋里准备带到公司再换。就这样,我身上西装笔挺,脚下踏着一双沙滩鞋就去挤地铁了。

来到公司,上午没事,自己看看产品说明。

这个早上,我终于明白现在同事和以前最大的不同了。

大早上,老板就开始训一个负责营业的同事。我想,这要是放在以前的公司,敢这样训人,早就成为公司的焦点了。可在这里不一样,训人的趾高气扬,挨训的也继续强词夺理。

训完人,老板就开始骂翻译,说什么翻译得垃圾,大家的意思都表达不清楚。这次不是当面训斥,而是和别的领导说,不过人家翻译就在不远处坐着,当然听得清清楚楚了。这种训话,连给对方反驳的机会都没有。被训得总不能插话进来为自己辩驳。

正所谓,言者无意,听者有心。

虽然他句句都在说翻译,可我却听得心惊胆颤。

为啥?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们觉得现在的翻译不懂技术,所以翻不好。所以才把我招进来,我懂技术,又让我干企划,这样开企划的会议时,我们想表达的意思,肯定是清清楚楚的喽~~

不过,这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

大家说一说,找一个翻译学技术很难,找一个学技术的(实际上还讨厌技术的)做翻译就不难了么?!

我是会R语,但你们想一想,我1级听力才拿四十多分,那听力水平是何等的差劲呀。。。

你要说笔译,翻译文章,那我一点都不害怕,我知道这是我强项,可会场翻译不一样呀,当场听,当场说呀。

当初招聘的时候,就问过我,说:除了商品企划,我们开会的时候还需要你来翻译,因为翻译不懂我们的产品,所以你翻译,你觉得行么?

你们想想,我当初在面试阶段哦,就算他们问我会不会开波音737,我也肯定拍拍胸脯说,没问题!

综上所述,早上听到骂翻译我就已经预感到,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快来了。

上午安排同事为我讲解产品,我听得都快睡着了。要是做IPOD、PSP的企划,该有多好呀,这种工业产品,真是让我觉得乏味。

至此,我对这份工作抱有的幻想破灭了80%。

下午,危急来了——开会。

自然不用说,四个R本人VS五个中国人。

开始头儿说,小葵,这次你来给大家做翻译吧。

我疯狂的甩头,连声说,先让以前的翻译翻,我好适应适应。

真不是我谦虚,是我真不行。

那帮人在那叽里呱啦一大堆,我跟根葱似的,很多都听不懂。

幸好以前的翻译在那,对答如流,在我看来,她的翻译水平已经非常牛了,我连她的牛毛都比不过。。。

如果老板对这水平都不满意,我只能说,他看了我的翻译,能气得跳楼去。

开完会,都快六点了。

散会之后,我赶快凑过去跟那个翻译的女孩搭话。

这时候我才知道,这个翻译不是真正的翻译,其实是我们部门的一个营业。不过人家大学四年学的就是R语专业。

你们想想吧,人家专业学四年的翻译,我呢,水平远远不如人家。

可头儿还寄希望于我,总是跟我说,你又会技术,又干企划,还会R语,你的翻译应该很棒吧。下次就该你露一手了。

我心里想,行了,等我露了一手,你们就等着吐吧。

所以散会之后,我特意跑到翻译面前,大夸特夸,还故意让领导听见,就是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人家翻译(其实是营业了)还特别大方,把自己收集的专业词汇统统给了我。

估计她当时心里也肯定想“行了,以后该轮到你被骂了,我解脱了。。。”

到此,就是我工作的第二天。

我只想说,这份工作我还不了解,让我干上三个月(如果他们没有解雇我),再对这份工作下结论吧。

还有一点要说,如果大家以后当了人力,对于外语的考核一定要非常仔细。

**************************

神秘的分割线 **************************

真实的谎言。

我今天干这份工作,是因为我想从中积累商品企划的经验。

我想,这是我从技术到非技术的,很好的一个过渡。那一端,则是通向更加广泛的商品企划(例如,我感兴趣的东西,PSP,游戏,电子数码……)

或许,我是个幼稚的傻子。

也许有一天,当我真正站在亚马孙的丛林里,我会无比想念家里柔软的床,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要去一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