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最近好像北京话还成了时尚潮流,过年的时候,一哥们提起过一个北京人测试,我当时都没留心。

没想到前几天一大学同学又给我推荐了一遍,说还挺有意思。

刚才自己上网搜到这测试,100道题,还真不少,做完一看分,83分,给的评价是北京人家属。

跟我推荐做这套题的哥们,都是北京长大。相比之下,好像我的分算高的。

看到一些词儿,都能回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挺亲切的。

亲切归亲切,但不喜欢。

虽然我是胡同里长大的,但从小就对北京话没什么好感,长大了之后,一些特别难听的土话,用得也少了。

北京方言里面,带有二流子气质的词儿太多了,挤兑人、损人的话占了很大部分。

我印象中,听到北京话最多的时候,就是小时候夏天,跟胡同里乘凉的时候,一帮大老爷们光着膀子跟那儿胡侃(当然也包括我爸在内)。

我们小孩就跟那听着。

内容是每天都不一样,但大致可以分成三类。

第一类:家长里短。一帮老娘们坐那就喜欢聊这些,例句就是“对门儿XX跟谁有一腿……”“谁家小三儿蹲班了……”

还一类是时事新闻,“那操蛋局长贪污了几百万,嘬呀,今儿他妈给丫崩了……”

这个一般都是老爷们坐那侃——这种当时胡同里的主流思想,对我还是有很大影响的。从小的时候,就培养了我一种“反政府”“反党”的思想潜流。

小时候总把党员和脑满肥肠,贪污腐败这种词汇密切联系起来……

当然了,后来上了大学之后,看见班里的党员同学,觉得他们人都挺不错——学习努力,为人正直,乐于助人。改变了我对党员的一些片面看法,与此同时,也特别为他们惋惜。。。

夏天乘凉,除了以上两类,第三类是我最爱听的——鬼狐仙怪。

到现在,印象特深的很多,“谁吃了刺猬大仙儿的蒜瓣肉,结果第二天就骑车掉坑里,摔得半残。”

“就前几天,旁边护城河淹死一女的,你猜怎么着,第二天竟然又淹死一男的,都说是这女的要换魂儿。”

后来空调普及了,“侃爷”也就少见了。那种夏夜,胡同里坐着马扎,跟那听天南海北乱侃的情况也就不见了。

我不怀念北京话,但我怀念小时候,胡同里的感觉。

怀念那时穿越半条胡同,跑到一个女生家院儿门口,站那喊“臭美妞儿”来调戏良家妇女的快乐。

那是我早年生涯中,作为“小流氓”留下的一段佳话。

还有冬夜抢运冬储大白菜的故事,秋天院儿里打枣的故事,拿小煤铲扮演罗成,追杀小朋友足有两条胡同的故事……

无题》有2个想法

  1. 想起小时候的事情有时觉得快乐,有时又觉得伤感,那种记忆中的感觉随着北京快速的发展,再也找不回来了。老房子早被夷平了。不知道去哪里找寻自己的童年。。
    对于北京人我朋友评价是一人一个样,很难找出一个统一的特点。不过,有的时候还是能够感觉出来不管男女身上的那种特质。说不出来的感觉。
    博主 对 摇摇晃晃 的回复: 2008-02-28 00:27:17
    是呀,北京这二十年来发生的变化,比建都几百年发生的变化还大。

  2. 也许更多的是怀念童年的感觉罢了 ~
    不过北京人还是有牌照的,能看出来
    博主 对 ~ 的回复: 2008-02-26 20:05:12
    说实话,北京人单眼皮的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