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出小学

今天和女友路过小学母校,看到教学楼焕然一新,心里美滋滋的。这所小学,教育了我和我爸两代人。

记得自己小学时,班里颇有战国古风——男子尚武。所谓尚武,就是男生打架的情况比较多,不仅比较多,而且大家还热衷此道。小时候男孩打架,一是比发育,二是比谁狠。小葵那时候身体属于偏瘦的那种。

但是小葵比较值得自豪的是,只有两次鼻子被人打出血。别觉得这是败绩,想想吧,在一个“全民皆武”的班里,每天的课间铃,都跟拳击赛场的开始铃差不多呀,虽然不说天天腥风血雨、刀光近影,但一下课就抱在地上打滚的同学还真不少见。

小葵之所以有尚佳的战绩,还是和战术技巧有关。总结起来,就两字——踹deng儿。不管你怎么打我咬我掐我,你爱怎么打就怎么打,小葵就认准两字,低着头往命往那儿揣。你打我十拳,或许弄个流鼻血,但只要我揣中一脚,对方立马就丧失战斗力。。。你别看小时候“那玩意”没发育成熟,但只要被踢到,那真是“欲生欲死的快感”呀。

我想只要是男生,大都有“那话儿”被踢到或者被球闷到的情况吧,那个感觉,女性是永远无法体会的。太“奇妙”了,“销魂”呀。说到这插一句,如果以后遇到那些女权主义者,叫嚷着男人无法体会女性分娩的痛苦时,我们也可以宛然一笑,问“你知道被球闷到那儿什么感觉么?”

那时候年纪也小,每次打架不会考虑别伤到对方什么的,小孩嘛。怎么可能一边打架还一边想着什么医保。何况又是不爱打架的和平主义者小葵了。如果小葵打架,那肯定是急了呗。

小时候小葵就仗着这个“武林绝学”,过得平平安安。后来有位同窗挑衅,不幸遭我毒脚。竟给背地里给我起了外号,叫我“坏二爷”。以我敦厚之品性,何来此号?后来小葵寻思,估摸是我专踢人家“老二”的原因吧。所幸,只有他那么叫而已。不过小葵当年脚法的毒辣,可见一斑。

后来看了武侠小说之后,才知道原来不少邪道中人也都专攻人家下三路,与我儿时暗合。

五六年级的时候。班里习武之风更盛。原因是来了两个屡次蹲班的“大个儿”。想想吧,小时候大一岁恨不得能高出一头,何况是这种蹲班的“惯犯”呢。

从此,班里的课余活动从单打独斗,变成了有规模有纪律的“群搂儿”了。若说起那两位“大个儿”,现在想来也算是仁人义士了。

什么叫“群楼儿”,和群架还稍有不同。总结下来,就我们班男生一起上,和那两位“仁人义士”打。以多欺少,是不是觉得不仗义?错了,这叫团结。

别看是以多打少,但往往是我们败多胜少。为啥呢,楼道狭窄,虽然人多,不能一起上,并排三四个到头了。而且人家蹲班数年,论体格还是论实战经验,我们都不能和人家同日而语。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虽然我们人多,但心不齐,谁都不敢以身试法,往往敌将冲上前来,大多都溃散。而对方只有两人,若不拼死一搏,尚能存焉?

后来上了中学,历史课讲背水一战,我就恍然大悟了。我们当年不认真打,顶多跑了而已。他俩若是不玩命,定会被压在人山之下,踏上一万只脚。。。

现在想想,那两位同窗,当年也颇有吕奉先之雄姿。什么叫“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看看当年我们的“群搂”就知道了。

小葵记忆中,有一战颇为惨烈。那天下课铃声刚一想起,那两位“大个儿”拔腿便冲向门外,以防被堵在教室里,施展不开拳脚。

不知道那天我吃了什么药,奋勇无比。小葵身先士卒,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教室门口,企图挡在这两头“犀牛”。现在想想,中国历史上干过这种事的,也就剩下三国时期张飞孤身守当阳桥了吧。

不过,我和张飞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人家张飞喝断当阳桥,吓得敌兵大败而去。而小葵,则胸口中了一脚“迎面大踢”,腾空而起……

说是腾空而起,决不夸张。后来据临班女生描述,刚一下课,只听“日欧”的一声,一个人就仰面飞了进来。那个人,便是小葵了。

下面来说说将我踢飞的这位李姓“犀牛”了。这男子,屡次蹲班,实际年龄已经不可考证了。只知道他小学时就可以做十来个引体向上了。而且他还是班中第一高度。在我们正常发育的小朋友眼中,他就是活脱脱一铁塔。

什么叫迎面大踢?就是最自然,也最好使劲地“正踹”了。其实,若是身高相当的两人,这种踢法往往没有多大威力,反倒是这种身高差距悬殊的对战中,威力无穷。

在说小葵当年飞进临班之后,竟异常冷静,一骨碌急忙站起来,看了看胸口的大脚印,觉得没什么大碍。为啥先站起来?久经沙场的朋友都知道,躺在地上,万一那“犀牛”过来给我一“迎面大踩”或者当时极为流行的“莲花大坐”,我TM就完了。

自觉无甚大碍,小葵“嗷”的一声,做猛虎状扑了出去。

正巧踹我的那头犀牛跟几名同学那把着门框互蹬呢,后背门户大开。小葵扑上前去,使出当时最流行的必杀技“扭勃摔”。

大体动作是,从后面使劲搂住对方脖子往后拽,这里有一个关键动作,就是一定要侧身,伸出一条腿挡在敌人两腿之后。这样敌人脖子被勒住,自然向后仰,身子不由自主往后退,很容易就被伸出的腿绊倒。

万万不可自己用前面正对着人家背后。小葵深有感悟。有一次从后面勒住一同窗脖子使劲往后拽。结果那位同窗可能协调性不好,连挣扎都没有,一下就向后倒去。小葵还没来得及撤身就被压在了下面。

在成功的“扭勃摔”之后,结局就不用说了。“犀牛”倒地,别的同学一拥而上……

小葵则自己赶快跑到水房,沾着自来水把胸口的大脚印往下蹭。害怕回家之后被母亲发现。

现在想来,这些事历历在目,仿佛耳边还在响起儿时课间的厮杀之声。

顺便一提的是,那个曾将我迎面踢飞的李姓“犀牛”同学,后来当了兵。这恐怕和我们当年对他的“栽培”有关。

杀出小学》有3个想法

  1. 这么说你是高二以前踢球,高二以后就很少踢了?那以前肯定也不常踢,月坛场地就那么大,全年级都在一起踢,半个多年级的男生都是一起踢球认识的,可不包括你,要不就是你踢球的时候故意躲着我们初中三班的这帮
    博主 对 袁超 的回复: 2007-11-19 19:04:27

  2. 没怎么见过你踢球啊,被闷的经历我肯定比你多多了,我还有被XXSH一脚闷得整个人腾空横起来的经历呢
    博主 对 袁超 的回复: 2007-11-18 23:12:55
    你高二才认识我,况且那个时候打篮球比踢足球的机会要多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