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文共赏析

完了。中道儿了。

今天又看书看得入迷,下了班自己都不知道。若在平日,我都是眼巴巴地瞧着打卡器上的表,一到点就冲出公司。可这两天,真是看书看得入迷太深了。

还是我推荐的萨苏的文章。

找到投自己脾气的文章,比吃上鲍鱼先生还舒坦。

本来不想转贴的,但真实忍不住,这么好的文章,拿出来大家看看。

萨苏,是我觉得最会讲故事的作者之一了。另外一位就是郑渊洁了。

他的文章未必有多少文学价值,但故事性太强了。一看就上瘾!

下面就转一篇他的《蜘蛛大侠黄象明》。

*********************以下是转载自萨苏的《蜘蛛大侠黄象明》**********************

说恐高症我觉得要不提提黄象明黄大侠就太不像话了。

哪儿来的黄大侠?

黄象明是我的中学同学,海天比我晚几届,可能不知道他,但他在学校的时候可谓一代名人也。人大附中当年有评三大怪,八大怪,十八怪等等名号,无论几怪,阿黄永远名列其中。怪物里头还有谁?看自行车的大鹰也永远入选,雪村?那小子当时太老实了,评十八怪都轮不上他。

外观上,黄先生的确属于比较有特色的人物,五短身材,小眼尖鼻,形象多动,加上一副滴溜圆的无边眼镜,走路左顾右盼的模样,那整个就是一个 — 活耗子啊!

没错,阿黄当年的外号就是耗子。

不过,黄象明入选怪物并不是因为他的长相,人大附中是重视实力的地方,光靠长得象耗子就想入选怪物根本没戏。后来上政法大学的一位兄弟从来不敢上白石桥那边儿逛悠,就怕人家报警,说动物园的猩猩跑出来了,这样出色的相貌都没法入选,何况长得不过是有点儿象耗子呢?

对了,我们那猩猩兄弟据说当了律师,现在打官司胜率极高,我琢磨四年本科三年研究生学得苦水平高是一方面,对方律师上庭看见他就有心理障碍恐怕也是一条,人家得琢磨,咱怎么能跟野生动物叫板呢?赢了胜之不武,输了。。。

言归正传,黄先生后来长的不象耗子了,女大十八变,男大十八变不了,三五变总是有的,上次回北京黄先生已经是处长了,人模狗样身后跟一小秘一口一个黄处,人家一身潇洒,满面正气,那儿还有半点儿耗子的影儿了?一声“耗子”噎在嗓子眼儿,愣叫不出来。

黄先生被评上怪物,源于开学后一次体育课。

说起来,黄先生体育课成绩不算突出,他条件不好,比如跑,跳,动作都不错,但是个儿矮,腿短,先天条件不行,自然吃点儿亏,也没法拔尖。要是投他可就完了,一个铅球放到肩膀上呲牙咧嘴,扛半天出不了手,还不如人家女生。每到他投老师都得提醒 ?C 黄象明,别砸脚面阿。

那天我们的项目是爬杆。

现在人大附中学生不练爬杆了,有了太多更好的东西可玩,再说,也不是高考达标项目,可是我入校那会儿,还是得爬,据说人大附中是工农速成中学改的, 您看那抗日电影,动不动就有八路在树上吆喝 ?C 鬼子来喽。就这些老大到当年人大附中灌水 ?C 不对,进修。一来二去,带了些军事训练的传统过来。爬杆就是原来从部队下来的学生保留下来的传统节目 ?C 估计是从上树的本事演化来的。

爬杆要求手脚协调,还要有点儿力气,八米五的杆儿,不是谁都能上得去的,上去了,您要有恐高症还麻烦。

我们班体育委员王连生百米能跑11秒,这兄弟是当时中学生全国纪录保持者,差一点儿就选进国家队了 ?C 后来自己把自己的腿玩成了三截,完了,只能专心念书上北大了。但是这位飞毛腿特别怕高,一上杆就脚软,根本不能上。体育老师老康是个一脸阶级仇恨的家伙,说不上体育不及格阿。大王急得直哭,还是女生给他出主意,用围巾把眼睛蒙上,嘿,还真上去了。

敢情大王属驴阿!

黄先生也是困难户。轮到他练习的时候老给那根杆相面,就是不上去。最后别人都上去了,就剩下他,老师说你上啊。黄先生说我不会。老康说你怎么不会?你看人家不是都上去了吗?黄先生说我不是不能上,是爬杆难看,怕人家笑话。

老康说大家不是都爬了吗?有什么难看的?

黄先生说我这样爬上不去,要爬我得换个姿势,我的姿势不好看,大伙儿看了笑话我。

老康说没人笑话你,你爬吧。

那。。。我就爬了啊。

黄先生走到杆前面,贼眉鼠眼的环顾了一下弟兄们,无奈地趴下来。。。

我让你爬,不是让你趴~~~ 老康一句话还没喊完,就把剩下的话噎回去了。

他看见黄象明倒立起来了。。。

阿黄这一手让全班包括老师瞠目结舌,只见这家伙倒立着挪到杆前边,两腿一盘,噌,倒着就上去了。

这姿势太古怪了。您想啊,两条腿盘着,背靠着杆,大头朝下,两腿往上一拉,刷刷的往上走,只用一只手扶着杆,另一只手还别在腰后面。。。

杂技阿!

您觉得这姿势潇洒么?

没这感觉,黄象明的姿势古怪,特别是头颈伸得倍儿长,呲牙咧嘴,左顾右盼,老萨当时脑子里就冒出一个词儿来 — 吊死鬼儿。

吊死鬼儿是北京一种肉虫子,没事就从槐树枝子上垂下来,掉人脖子里又凉又滑,一身鸡皮疙瘩。

但是他上的的确快,几下子就上了杆顶,然后双手扶住杆,喘口气,问老康:“康老师,行了吗?”

老康只剩下点头了。

掌声雷动。

其实我琢磨康老师也是糊涂了,我们爬杆是有达标标准的,杆顶上有一个蓝色皮球,用手拍一下才算过关,黄象明没用手,用的是脚丫子踩 – 他手在下边上不来阿,严格说不应该算过关。

这话我不敢说,要说,人家该讲了,那老萨你上去,也用脚踩一下试试。

那不就¥¥%#··!·!

不管好看不好看,真是新鲜,开眼了。所以等黄象明下来,大伙儿都兴奋得很,老康就问他 – 你们家以前是不是演杂技的?黄象明说不是,可是他爸从小教他和他弟弟这么练功。

看来是武术的一种了。大家悉然。

黄象明他爹是人大法律系的教授,搞国际法的,湖南人 – 我发现湖南那地方出来的多带三分怪异,萨爹单位有个杨耀武研究员会推拿错骨,师傅也是一湖南人。

这以后阿黄就成了明星,体育课中间,大伙儿就老让阿黄表演节目。

他也真行,我记得的有如下几种 –

两手倒立,围着篮球场倒走一圈。这是比较常见的,有女生一起哄就行。

头朝下倒爬排水管 – 这个时候要面朝墙,双手扶持了,要还是背朝墙阿黄的脊椎骨得装合页。这个节目不就被老师给制止了。

倒立荡秋千 – 人大附中排球场后面有木板和铁链做成的秋千,本来可能是想让淑女们荡荡玩玩,颇有古风,阿黄能倒立,双手抓着链子来荡 – 条件是周围不许站人,观者要离开两丈开外,否则他觉得不安全。这个节目本来演过好久,后来忽然中断,究其原因,原来阿黄有了心理障碍,说那秋千板大伙都是屁股坐的,我倒着悠,脸可正对着。。。

如此,一来二去黄象明就成大家心目中的偶像加怪物了。

阿黄最出彩的一次是87年我们去38军军训的时候。

38军和普通的野战军不同,早有了固定的兵营,钢筋水泥的营房。军训开始的时候,来了不少领导,部队专门弄了一连步兵,一队侦察兵给表演,给学生老师们开眼。

其中步兵的队列表演,军体拳表演也还罢了,侦察兵对练那就十分精彩,还有单掌劈石的硬功夫。最后一项高潮是侦察兵表演特技,顺着房角,靠扒砖缝直爬上指挥部的三层楼顶,完全不用器械!

哈,掌声雷动。

表演完了解散吃饭,唱歌,晚上侦察兵和学生座谈。

座谈完了就解散自由行动,侦察兵的队长还意犹未尽,和几个很崇拜的小女生边走边聊,正走到指挥部前边,就愣住了。

只见刚才侦察兵攀爬的那个房角处,出现了一团黑影,大头朝下好像一个趴着的大耗子。

侦察兵队长倒吸一口冷气,
赶紧揉揉眼,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这时候,那大耗子屁股朝后,噌噌噌,一蹿一蹿的,倒着就爬上去了。。。

那“大耗子”噌噌噌上得挺快,一抽一缩,抻面似的转眼快到三层楼顶了。

陪着侦察兵队长的几个MM都是我们班的,看一眼就明白又是阿黄在捣鬼,根本没当回事儿,还盯着人家队长问呢:“后来呢?你那越南对象成了吗?”

人家队长可没心思再编故事了 – 那玩意儿绝对不是野生动物,可以看见眼镜片儿熠熠闪光,中国北方没有猴儿,有猴儿也没有戴眼镜的,那肯定是个人!这什么地方啊?!有人敢夜探三十八军的指挥机关!而且用这种古怪的爬法,大头朝下往上走,连这位见多识广的侦察兵都觉得邪行 – 咱中国兵不是这个爬法,美国兵,苏联兵好像。。。好像也没听说有这个本事,哥伦比亚来的???

到底是军人出身,反应快,见到这种古怪的事情人家队长也就迟疑了一秒钟,马上作出了判断,甩开几个MM,几个箭步就奔了哨兵。后来我们才想明白他为什么找哨兵,一个是职责所在,一个,队长是来表演的,手里没有家伙,哨兵可挎着冲锋枪呢!

看来如果按照队长的思维进行下去,如果对“侦察我军指挥机关的特工”先发制人,阿黄的一条小命可就悬了,就算只是鸣枪警告,阿黄一哆嗦只怕也难保不在地上栽大蒜。

还好,救星来了。

谁呀?

不才区区在下(要不怎么叫萨善人呢)。

你能救阿黄?给他挡子弹么?

救人其实不用那么复杂的,有时候一句话就够了。当时兄弟正在和哨兵胡侃呢,忽见这位队长飞奔而来,嘴里还轻声急促的叫:“小X,有情况,有情况。”哨兵撂下老萨,赶紧转过身去敬礼,那队长一指指挥部的墙角 – 你看。。。

不用说了,哨兵一愣,刷,就把六五式冲锋枪摘下来了。

其实这99%就是一个反射动作。

但你能保证没有1%的可能这位抬手就打么?

这时候萨就来救命了,萨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告诉人家队长和哨兵:“噢,那个肯定是我们班的黄象明,这位兄弟特别喜欢到处爬,不爬难受习惯了,别管他。”

队长看看我,又看看“大耗子” – 已经到三楼楼顶了,正左顾右盼呢,觉得萨不象精神有毛病的样子。这时候,那几个小女生就追来了 – 人家还奇怪呢,这队长怎么说着说着就跑了?害臊也没这个害法啊。队长问:你们班有个学生叫黄象明?女生们点头,有一个还指指那大耗子 – 喏,那不就在那儿呢?就是他,你怎么知道?队长犹豫了一下,又问:他喜欢到处乱爬?女生摇头:他不是乱爬,他爬得挺快的,就是姿势有点儿怪。

队长抓抓头皮,松口气,告诉哨兵 – 去看看,等他下来带他来我这儿,等他下来阿,别吓着他掉下来。说完,一个劲儿摇头,满面的不可思议。

一会儿,哨兵把黄象明带来了,这小子胆儿小,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两眼滴溜乱转,更象耗子了。

队长:你叫黄象明?

黄:是我,我叫黄象明。

队长:谁让你爬那个墙角的?

黄:这。。。上午我看你们都爬,我想试试自己能不能上去。。。这,不行吗?

队长:军事设施不能随便爬的,这是纪律,知道了?

黄:知道了,以后再也不爬了。

队长:嗯,那这次就算了。。。我问你,你跟谁学的?倒着爬?

黄:我爸爸,我不会正着爬。

队长:呜,明天,我叫几个人来,你给我们表演表演行吗?

第二天,我们踢正步,只有阿黄轻松,早早队长把他叫到一边,还有几个彪形大汉在那儿等着,几个人聊得挺亲热,然后就看见阿黄在训练的杆子上表演倒爬。这时候,操场上所有的训练都停了,每个班长都下令 – 原地休息。不是到了休息的点儿,是班长们也看着新鲜,要看热闹呢。

阿黄表演了倒爬杆,几个人又到墙角,让阿黄表演倒爬墙。这对阿黄属于小Case了,噌噌噌上去,噌噌噌下来,过了会儿几个人从我们面前走过,我看那几个彪形大汉都是两眼发直,一副无法相信的表情,队长和阿黄走在最后,勾肩搭背,只阿黄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好像从《黑猫警长》里边直接跑出来的老鼠,很给我们丢人。

下来,问阿黄他们都谈些什么,阿黄说那几个都是侦察兵中的好手,人家就是问他怎么练的,他说是从小练,自己怎么开始不知道,他弟弟是刚满半岁,阿黄的爸爸就找来根钢管,把小家伙绑在钢管上,大头朝下竖在墙根,自己出去抽烟。开始阿黄的弟弟是大哭,以后就习惯了,再往后,就不用绑得紧,小家伙头朝下勾在钢管上,自己玩得挺高兴。

以后就是倒立,慢慢的就练出来了。

你为什么练这个?

我也不知道,我爸让练,不练就打人。。。

后来,侦察队长问他 – 愿意当兵么?不等回答,别的兵说算了,你一个月才多少津贴,人家是重点中学的,将来上大学的,你别耽误人家。

侦察队长看看阿黄用橡皮膏粘在耳朵上的眼镜,也就不再提起,而向阿黄问一些用力的诀窍。阿黄说了以后,看这几个兵都是一脸茫然。

是啊,都站惯了,冷不丁让你倒着来,好多惯性思维纠正不过来啊。

末了,队长说小陈你越障科目最好,你试试。那位小陈赶紧说不成不成,我还没想明白呢,这什么XX功夫啊。。。

后来,也没听说中国侦察兵有练倒着爬的,我估计一个原因要从小练起,等不及,一个原因是中国侦察兵除了打仗,还有很多表演任务,真在人家某位元首面前来一群战士个个跟耗子似的往上爬,是不是有点儿。。。有损国格?

但阿黄这个武功来历,始终没人猜透,这家伙不时给大家表演表演,直到高中二年级,就忽然老实了。

原因?嘿,都是因为新来了个叫史云燕的小学妹,也是武林世家。

史云燕性格天真烂漫,拿手兵器现在已经很少见了,是一对峨嵋刺,家传的武功。

史云燕比我们低好几届,但是一入校就很出彩,代表初一在校联欢会上表演峨嵋刺,一炮打红,弄得全校上下都知道新来了个小女侠.

峨嵋刺我以前一直以为是和花剑类似的武器,见了史云燕的功夫才明白这东西更像毛衣针,属于相当轻灵的一类兵器.史云燕两柄峨嵋刺舞动起来就是两团白光,礼堂台上桌子椅子叠起来,小姑娘忽而飞上去,忽而翻下来,如蜻蜓点水,双刺星光吞吐,最后一个收势从上面翻下来直接侧卧地面,如何仙姑懒卧牙床,一刺护胸,一刺待机,双刺似攻似守,旋转如飞,如同两朵雪花,台下彩声雷动.

不久就有机会和这小女侠正面接触了.

人大附中有个传统是打排球,排球场好,拿学生证就能借到球,男女生围成一圈传球,谁打飞了谁上中间蹲着去,传三十个不落地就可以拿中间这位练扣球了.这种场面在校园里随处可见,而且不分班级,凑到一块儿就打.

初中生和高中生一块儿打比较少见,因为初中生比较羞怯,换句话说有”代沟”.史云燕是例外,经常大大咧咧的进高中生的圈子里打,我后来发现武术世家的孩子都比较放得开.这样,就有练拳的兄弟问她讨教一二,小姑娘不认生,说话辣辣的,但据讨教过的师兄讲史云燕武学方面颇为厉害,属于家学渊源,不能不服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