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

我无比怀念大学时的夜。

那时想睡多晚睡多晚。

记得有时夜里自己一个人听广播,听《北京不眠夜》,听《蓝调北京》。一个人看着窗户外面的二环路,能莫名的留下眼泪。

有一个同龄的朋友曾和我说。说有一天夜里,他很无聊,然后和室友骑车绕着三环骑了一圈。

我能理解那种感觉。

大一时,看村上春树的小说集。有一句话印在封面上,给我印象深刻。村上春树说“年轻就是迷茫和XX(好像是空虚?疯狂?)时代。”我的日记本上写过这句话,有机会找出来看看。

诚然,那个时候是荒废了学业。荒废学业的同时,生命也在像杂草一样生长着。

那个时候,没有束缚没有压力,内心仿佛就如同从深山搬来的一隅,盛开着不知名的野花,绽放与凋零的同时,诠释着生命的美妙。

我怀念那些和朋友一起去买盘的日子。

我甚至还记得宿舍熄灯后的味道。

我真的无比想念那些无忧无虑,内心自由的年代。

如果能够回到大学……,这恐怕是世间最美丽的假设了。

也许是我不成熟,还羁绊于那个逝去的年代。但我宁可不要成熟,至少让我还可以感到发自内心的激情,没有一丝压力与束缚的痛快。

记得那么清晰,记得那么多,似乎时间还可以倒流,我甚至还可以描述得无比详细。

我爱我的大学。我想念它。

回到现实,看看表,需要强迫自己收敛感情,上床睡觉,为了明天的工作。

妈的。

等我有时间了,我夜里骑上车,绕着二环骑一圈。

可是这个想法,已经出现许多次了。

我不是一个圣人,不能时刻用那些乐观积极的信条来支撑自己。我更不是一个神人,不能变出金山银山,让我衣食无忧。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一个好人。好人不会随便丢垃圾,不会小便过后不洗手。我只是这个大石头球上几十亿个人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可我依旧渴望自由,渴望着无拘无束。

我想躺在草地上晒太阳。并且,心中无牵无挂,没有工作的压力,没有生活的压力。

我24了。到现在为止,我才渐渐明白了父亲的人生之道。

父亲是普通的一个下岗工人。没钱没权没势。我曾经自以为是,认为父亲这样的人,没用。为什么不能像人家的父亲一样,达官显贵。

我太无知和幼稚了。父亲给了我生命。更重要的是,我知道,父亲选择了他自己想要的生活。走了他自己想走的一条路。

毫无疑问,我继承了父亲某种过于自我过于理想化的性格。

我不追求成为时代精英,也不梦想成为巨商富贾。或者说,几乎就没有那么想过。

最大的梦想,可能是去阿拉斯加和亚马孙。

从这点来看,父亲小时候的梦想,成为一名走遍世界的地质学家。要比我的更加具体。

我不知道,如果我生在哥伦布那个年代,我是否会冒险出海,踏上未知的航程。

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探险者的心。

我有么?

如果有探险者那样的心,在这个熟悉的地球,是否也能走出一条精彩的航线?

高学志说,“海子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笑。

我每天把自己的内心捆的就像一个木乃伊。

可有时就会像现在一样。内心的想法冒出来,“你想去大山里,想去海边玩,你讨厌死现在的工作了。”

今年的五一,我因为加班,哪都没去。还错过和同学聚会。今年的十一,又要在异国他乡加班。

笑。人生有的时候,无奈。

记得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一部影片《天气预报员》里,有句话我印象深刻——“成人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简单的。”

我必须睡觉了。

请让我在梦中,在梦中圆梦。

怀念》有2个想法

  1. 对于你现在的大脑抽筋似的倒带状态我可以解释为出差前忧郁症,不过对于半夜绕北京城骑车我倒是很有兴趣,可惜你出差回来太晚了不然咱们可以十一找一天夜里付诸实施,希望我的话不要加重你的出差前忧郁症。。。
    博主 对 袁超 的回复: 2007-09-11 19:09:14
    “出差前忧郁症”。。。。
    现在什么病都有了。听说还有一种心理疾病,就是人变得特别喜欢上厕所,是一种逃避压力的表现,觉得在厕所才能缓解紧张的情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