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的小农理想

花花,我们寝室的宿舍长,一个五大三粗,来自青海的胖男孩。说起他这个花花的称号,还是颇有点神秘色彩。他的真名叫杰松,听起来也会让人觉得是个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男子。可你见到他真人时,就会有种严重上当受骗的感觉。也许是造化弄人,名字固然充满阳刚之气,但人长得就有点那个了,有人会管他叫大妈,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典型的中年妇女发福后的形象。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就管他叫做肘花(据传是因为他的网名叫做肘子),一传十,十传百,叫得还很响亮。自从他搬到我们宿舍后,我下铺那个淫贱不能移的”小骷髅”又给他起了个好名,”小花妹~~”,呵呵,可我还是喜欢叫他花花,多亲切呀,同志们。

他家在西宁,西部那个地方不是太富裕,听说入冬之后,他家论麻袋的吃土豆,土豆还是他家的主食。昨天晚上熄灯了还在给我们讲如何做,好像是蒸完后撒上盐就行了。这让我想起了肯德基的土豆泥,那玩艺我是很爱吃的。

花花的成绩并不是太好,或者说,是太不好。看看他的成绩册,就知道什么叫祖国山河一片红。他这个人性格挺和气,还有那么一丁点可爱的欺软怕硬,偶尔还要去虐虐小骷髅,当作不多的健身活动之一。他这人嘛,挺可爱,也挺单纯的。没有太大的理想,只求每天能有大坨大坨的时间搓电脑(他管一大堆叫一大坨,管玩叫搓)。市井小民的心态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活着很快乐。有时我会很羡慕他。

昨晚,他把打满开水的水瓶使劲拧了拧盖,塞进了被窝。我问他干吗呢,他一脸得意的说,”一会睡觉就暖和了呗,北京的冬天还真冷,我就特希望外边是”耶路撒冷”,里边是”萨拉热窝”。舒服死了。”我听他这话,真像我妈那年纪的人说的。暖被窝这种事,估计整个大学也没几个人能想出来。

“外边耶路撒冷,里边萨拉热窝。”,多质朴的愿望。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不是梦想着豪宅别墅,就是渴望着跑车美女,有几个会想到暖被窝也是种幸福呢?至少我已经忘却了。我们到底要的是什么,我追求的又是什么,美国有过垮掉的一代,我们就是中国迷茫的一代。思想的解放,物质水平的提高,有的时候会让人迷失在这个社会中。

记得暑假时,一个北工大的朋友跟我说,他会夜里骑车出去,骑着他那辆破车漫无目的地绕着二环路转,等天亮了就回宿舍睡觉。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没有为什么。

昨晚我一个人很郁闷地绕着学校溜达。原因很多,今年不开心的事情太多了,又赶上挂科,心情跌到了谷底。一个人晚上走走心情了很多,只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回来的路上,听见路边的报摊放着黄磊的那首《我想我是海》,”我想我是海,冬天的大海心情随风轻摆,我想我是海,宁静的深海不是谁都明白……”

新的博客已经写了好几天了,可是好像没什么人看,不过无所谓,记录自己的路。

笑,我只是走着,我只求走着。

花花的小农理想》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