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旗鼓

好久没上来写点东西了,原因倒是很简单,电脑坏了。

那么让我将这几天的事情慢慢道来……

放假了,其实对我们而言,已经早就放了,只是学校一直有乱七八糟的事情,不是电子实习就是课程设计,搞得人还不能彻底放松。但现在呢,学校里好像都没什么人了,同学们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寒假里的校园少了平日的喧哗,倒是有那么几分的落寞。

周六周日在驾校集中训练桩考,认识了几个人,也有挺欣赏的女孩子。有个外交学院学金融的女孩子,虽然比我小二十天的生日,但已经大四了,双眼皮大眼睛,是那种嘴特硬的女孩子,喜欢无理较三分。一次去训练场的路上,看见一只野猫在那里挨冻,她会把自己的矿泉水倒给它喝,第二天还会特意带根香肠来喂它。这样的爱心,在女孩子中已经是不多见了,确实让我有那么一丁点的感动。只是我们环境不同,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蓦然会感觉到一丝的伤感。集中结束后名字都不知道,就各自走各自的路。尽管有些无奈,但毕竟又彼此不了解,也只好如此。也许是我有些多愁善感。若是有缘,还会相见的吧。

周一桩考,我被排在我们组最后一个进行,虽说压力最大,但我还是顺利完成。尽管桩考通过率很高,我还是会觉得自己挺成功的。嗯,下次就看过些日子的路考吧。

在重装了五六遍系统之后,电脑终于可以稳定运行了。我挺高兴。说来有些惭愧,这是我第一次自己装系统。昨天看新东方的副校长俞敏洪的一篇演讲稿,说道,我们就要勇于去做自己最害怕做的事情。OK,以后还是别逃避问题,搞定他好了。

今天中午和袁,肖去网吧随便玩了一小时,就去吃饭了。他俩也算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了,可好久没有一起吃顿饭,今中午大家一起吃点菜喝点酒,倒是也不亦乐乎。

等拿完车本之后,打算去上新东方的英语课。不能让自己总是一个人在家待着,会寂寞的。会疯掉的。就像室友说过的。有一年我寒假一人在家呆的发疯,用脑袋撞墙,给自己都装晕了,醒来之后发现天已经黑了。

我觉得这种情况或许有些极端,但心情我能理解。

关于寒假干什么的问题,我也和室友们聊过,他们劝我说,你要是特别闷得慌,就自己出去溜达溜达,心情能好很多。以前一直以为遛弯是那些老年人的专利,没想到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会靠次排解寂寞。或许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的心老得比较快。

明天继续去学车。

P.S:自己的文字比较幼稚,尽管也可以写出那些高深莫测的文章,但这里并不需要掩盖什么。就像成龙在歌中所唱,"就算无人为我负青春,至少我还保留一份真。"

看了部分人的博客,有些失望,难道他们不会自己写东西吗。为什么都是一些转来转去的文章?

笑,那天看到了一个教英语的节目,记得《Casablanca》中的那些歌词,"a kiss is just a kiss, a sigh is just a sigh",而我,就是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