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北

多年前,曾经在一本杂志上看过这样的一则游戏介绍,名字叫《向北》。是一款恋爱育成游戏。尽管对那种游戏没有兴趣,但是,那个名字,我却记忆深刻,《向北》。

北方有什么?枫叶桦树。北方是什么?冰雪朔风。"在火车上找了个靠边的位子坐下,我用袖子擦了擦玻璃上的哈气,窗外是飞驰而过的北方树木,我把目光往远处望去,山,还有云,以及我映在车窗上的影子。这趟车虽不是新干线,但整洁干净,人也不多。在我的对面,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抱着孩子,眼神迷失在窗外的枫叶林中。暗紫色的呢子大衣佩上浅黄色的斜肩挎包,衬托着她优雅的脸颊。黑黑的长发在后面用褐色发卡盘住。只有几丝留在前额。一双明眸在她略显高挺的鼻梁上,丝毫不显中年女人疲于生活的困色。以我的眼光, 她是个美人,只是皮肤并不算白簪,但却少见皱纹,而且富有光滑感,具有成熟的女性才拥有的美。优雅富贵的姿态却被怀中的孩子虽累。孩子在臂弯中睡着。而她却好像有些抱得累了。就在我盯着她看时,她突然转过头看着我,说:"美吗?"。我竟是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她淡淡一笑。我不知为什么,抬起头严肃地看着她,四目相交。她微笑着看我。

"你很美。"我一本正经的说。

"我是在问你窗外北海道的景色。不过,谢谢,好久没听见别人当面夸我了。"她依旧保持着那种浅浅的微笑,就像是挂在女神嘴边的微笑。她的口音是标准的东京音,从我下了本州到北海道的船之后,还是第一次听见。

"我也是,好久没当面夸别人美丽了。"

从车厢的另一头传来的卖货的小推车轱辘声。

她探出身子,向服务生点了下头。

"嗯,两杯咖啡,一杯不加奶。你呢?"她转过头看我,

"加奶,不加糖。"我说。

她把孩子轻轻的放在身旁,又把挂钩上的浅黄色围巾拿下来,盖在了孩子的身上。然后双手端起咖啡杯,一边捂手一边问我"你要去哪里?"

"嗯,这咖啡味道还不错,比我在车站喝得好多了,对了,那是你的孩子吗?"我转开话题。

她看了看身旁的熟睡孩子,笑着说,"不,不是我的。我还没有结婚。"

"不好意思,我以为无名指上的戒指是结婚的标志。"戒指上镶的是暗绿色的宝石。

她静静的看着窗外,盯着每一颗飞驰而过的树木。好像我从未和她说过话一样。

突然,她转过头问我,"想知道为什么吗?"

我抬起头,喝了口咖啡,懒懒地说,"我对别人的私事没那么好奇。"

看着窗外远处的山,我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的歌声仿佛又在我耳旁回荡。

这和那个游戏的故事剧情没有任何关系,我并没玩过那游戏,因为我不想破坏那名字美好的意境。

只是由名字想到的,这种没头没尾的故事我写了很多,希望有一天,能把它们连在一起,但总觉,散落着也是美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