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

我想现在的心情用喜悦来形容是对的。

已经是凌晨了,终于把浏览器升级到了6.0。对于这台电脑来说,很不容易了。一台电脑用了五年多,是告老还乡的岁数了。可是呀,环境所迫,只好凑合着使。可有句话说得好,老骥伏枥。一路走来,光驱已经换了俩,CPU的电扇也已经掉了,现在每天都只好露着五脏六腑,一路跌跌撞撞、摇摇晃晃的往前奔,也不知啥时是个头。每次硬盘启动时发出的响声,都好比坦克轰鸣。虽然它每时每刻都有死机的危险,但好在我已经练就了无比强悍的耐性与随时存档的习惯,但仍有那么一次,足以令我欲哭无泪。俗话说,文章本天成 妙手偶得之。重启后只留下只言片语,就像是圆明园的断壁残垣,感慨呀~~

夜已深,想起辛弃疾的《京口北固亭怀古》中有句话,“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笑,虽然已经老了,但还是有颗奔腾的心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