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与困惑

05年9月1日 晴

这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我刚刚意识到,还没来得及反抗,就已经结束了。就躺在那里了。醒来后已经过了半个小时。桌子上的台灯还亮着,旁边的一台复读机也开着,只是已经放完了磁带。我抬起头,发现刚才枕着头部的书,已经被口水浸得发黄了。对于这种情况,我向来是冷静的,不慌张的。从旁边随手撕了两张纸夹到口水浸过的书页,然后把书放到冰箱里,以免书页褶皱。

我一个人在家也好,在学校自习也好,或者是上课也好。一看书,一学习,就犯困。用犯困来形容是不准确的。也许用瞬间晕厥来形容比较合适。有人会怀疑是夸大其词吧?至少我是认真的严肃地来看待这个问题。大概是从高一开始的吧,后来在大学上课极为松散,我也变本加厉,几乎上课睡觉成为了必修课,甚至,已经有些失控了。可能是一种心理疾病吧。

可能前一分钟你还头脑保持清醒,在算着微积分,后一分钟,就已经变得恍恍惚惚了。也许笔还拿在手中,但大脑已经停止工作了,至少是控制思想那部分。它的可怕,在于你根本就不会出现感到困倦的那个阶段。就像是被人打了一蒙棍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