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奉献精神

伟大的科学奉献精神今日在吾辈身上又闪现新光芒。

吾辈虽学疏才浅,但于伟大科学者们之奉献精神、自我牺牲精神,钦佩不已。然未得时机,遂不能为科学奉献吾身。今日得此良机,为人类医学之于感冒治疗方面,提供一手材料。

半年前,在一篇阅读上看到一则趣事。法国医生治疗小儿着凉发烧时,多用以下方法。

1、带孩子去洗澡,这与我们中国人心中小儿发烧若洗澡,只会越来越严重的说法大相径庭。法国医生要求洗澡水温低于身体两到三度。

2、晚上睡觉时让孩子着轻便衣物,不可用大背盖之催汗。

那位文中人物,将信将疑,这与我东方文化中的医疗常识满拧。然身在异国他乡,便遵从医嘱。

相信各位看客必定关心结果如何,当然了, 那人的孩子在用了法国医生的方法之后,果然退烧痊愈。后来这个人把这个方法带回国,并且在身边人中推广开来,屡试不爽。遂成文告知天下。

我因在外文阅读中读到此文,当然是半信半疑。近两日,吾发烧在身,夜间与下午尤重,平均在38.7左右。今天晚上想起此法,于浴室中淋洗,用低于体温之水两三度。

想想世间能人奇士多如牛毛,然有几人可在头顶烈火,脚踩寒冰之际,冒重感冒之险,愿以凉水浇身,实验此法呢?

结果实验此法之后,身体并无显著变化。没有加重,也没有减轻。

P.S:半文半白,一塌糊涂,满脸发红,全身发烧,提笔写文,贻笑大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