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城记

罗马城记:

自罗马建设之日起,历经两年风风雨雨,终于小有规模,凡参观游览者,皆叹之宏伟。正值此入冬之际,本应为罗马之辉煌再次大兴土木之时,遭遇百年罕见之灾害。工程滞后,损失惨重,如八月挂花遭冰雹,虽不至零落成泥,却已凋零稀松。虽罗马遭此重创,却不减当年风采,更增沧桑壮阔之神韵。吾泵铁者已雄心再起,何愁雄风再现之日?罗马辉煌,指日可待!今日撰文以告天下。

今天是我病好后,第二次去建设罗马,已经感到了力不从心,25的卧推到第四组就已经满头大汗了。只好去做背部。我怀疑我现在还有没有进入25俱乐部的资格(我们健身房里把卧推上100斤,即一边25KG的人称作25会员),考研的昨天跟我说,他昨天30的做了7个,我相信他说的。我们的差距逐步在拉大,我的优势部位也没有发展。

昨天晚上回到宿舍,咳嗽变得很厉害,估计是太累了,平时的话这点运动量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的,但就像那个小斑马(他训炼是总是穿一件横格条纹衫,我管他叫小斑马、小海盗或者小囚犯)所说的,“今天的你已经不是昨天的你了。”

今天上午去医院复查,特意询问了咳嗽的问题,医生倒是不着急不着慌的,“没事的,正常,开点药过几天就好了。”还要等几天?!呵呵,还有时间让我等么?往前看,和考研的差距越来越远,往后看,小斑马那一批后生紧追不舍。左右看看,更是吓人,人力的那几个已经和我不分伯仲了。

赐予我力量吧,希瑞!

P.S:

今天中午从医院回家的路上,想起大概有两年多没买过《读者》了,就顺便去一个报亭买了本读者,当时看见报亭外面挂着两期读者,我跟报亭老板说“我要本读者,多少钱?”“三块”然后他就顺手给了我一本。我也没多想,就拿回家了。还以为自己买的是新的那期。

下午路过那个报亭,仔细一看,发现上午我买的那本读者是11月下,而旁边挂的那期是12上,我感到生气,也很可笑。生气的是:报亭老板当时连问都没有问并没问,就直接把旧的那期卖给我。这是一种商业欺骗行为!!!可笑的是:我竟然不但没有想到老板的小伎俩,还以为人家会善良的把新的那期卖给我。看来是我把人想得太善良了。

当然处理方法有我的风格,找丫换去。回家后拿起杂志就直奔报亭,刚一说,老板态度很好,马上就给换了新的一本。

拿着新杂志我美滋滋的回家了,呵呵,白看一本杂志,又换了一本新的杂志。

到家后我突然想起来,上午买的那本杂志被我用圆珠笔划过一条横线,我刚才退给老板,老板再买给别人,别人发现了一定会找老板去换的。我觉得我有些于心不忍,不因该把划过线的杂志退给人家,CAO,我太善良了!我拿钱决定去把那本杂志买下来,以免难为老板。

到了那里,我把情况说明,他看了看杂志,“没事,划得不太明显,算了”

后来我就回家了,既然人家老板都说没事,那我就别充大头了。

后来我就想老板这个人,他把过期杂志卖给我,按理说心眼挺差的,但最后我拿钱去买那本过期杂志时,他也没要我的钱。心地还不坏。但是,他把我看过的杂志卖给别人,这件事表明他还在欺骗别人。呵呵,人性这东西挺复杂的,学理工科的我有时会定型的分析事情,正、负,加、减,不过我很清楚,对待人这东西,不能说好人还是坏人。对于人性,我还要慢慢了解。

买个杂志都会一波三折。

P.S:

看到朋友发来的邮件,是祝福周四的感恩节快乐。时间流逝,一年一年的轮回。

还有一个月就又是圣诞节了。去年的圣诞节是和宿舍同学去好伦哥,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然后胡吃海塞,最后把酒言欢。还有什么比这更加惬意呢。三年的哥们,还说什么呢,一醉方休吧。

两年前的元旦那一晚,令我难忘。和大学里最要好的朋友们,每人都拿瓶酒,挤在肮脏而狭小的宿舍里,关了宿舍的灯,四五个人围着一台电脑看片子。那一夜的酒,暖人心。

记得这样一句台词。“你知道酒和水最大的区别吗,我告诉你,水越喝越寒,酒越饮越暖。”也许将来工作了,应酬中觥筹交错很常见,不过那时已经品不到酒味了。酒的味道,随着喝酒的人心境而变。

呵呵,这一年最该感谢谁呢?感谢带给我笑声的人,你们让我快乐!也感谢带给我伤痕的人,你让我成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