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痕

上臂部皮下纤维断裂,第二次了,第一次发生在大二,那时的痕迹还没消去。上网查了些资料,发现它们无法复原,裂开了,就裂开了。

无语。胳膊上一条条白印就像爬动的蛆一样,恶心,真恶心。而且还要让我把这些痕迹带一辈子。

总之,不管如何,继续练下去。就算死了我也再爬起来,何况这些痕迹并不影响我锻炼,总有一天,它们会看上去不那么显眼。

PS:晚上看到了纪念舒马赫的短片。有些感慨,今年齐达内、阿加西、舒马赫都走了。八十年代出生的孩子,应该对他们都不陌生。我们伴随着他们的辉煌成长起来。我想,可能过上几十年,这些名字渐渐会被忘却,但无论过多久,在我的心中,车王的称号属于舒马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