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回到学校,依旧是去健身房。幸好飘散的柳絮没有进入地下室的健身房。地下室夏天比较凉快。可能是因为这个吧,来到健身房有种很舒服的感觉。做完热身运动,身体和心理都准备好了。该响的关节都响过了,内心也变得亢奋起来。我今天是赤膊上阵,由老杨为我做卧推辅助。让他做的原因很简单,他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帮我。每一组都达到最大限度的力竭。当拼尽全力杠铃还不能推起来时,大脑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没有想法,似乎是把思考的力量也全部灌注到肌肉上,不过这个时候辅助的人会在关键时刻帮你轻轻往上抬一些。等做完一组,那种肌肉充血的感觉,我们叫爽。你知道的,小弟弟充血时都会比较兴奋。其实别的肌肉充血时,会有种力量感。这种感觉只有亲自感受过才知道。

晚上从学校回家时,下起了小雨。本来不想回家了,但同学好心好意的把伞借给我,盛情难却,就坐27路回家了。

下了车之后,发现雨点变得很密起来。我打开伞,把借来的书夹在腋下,以免被弄湿。没走几步,就看见前面的雨中,有个没打伞的女生小跑着,她个子不算太高,也就到我肩膀的位置,看起来比较娇小。虽然她跑的不快,但一不小心,险些跌倒。我走在后面看着,觉得自己的伞还算比较大的,应该能撑起两个人的位置,就紧走几步把伞撑到她头上。

“我要到前面那个路口,一起吧。”

“嗯,谢谢。”她抬起头看了看我。显然这在她意料之外。

雨一直下着。

我怕她误会我是轻浮、不坏好意的人。就没有说话。我俩就都低头走着。

走了一会,觉得这样的沉默令人尴尬,就说起最近新换的公交IC卡,她聊起天来,好像也没有太拘束、紧张的感觉。

谈起话来气氛也轻松了些。两人间的距离也渐渐的近了些,我无意间闻道她头发上那种淡淡的香气,伴着小雨,我感觉心情还不错。

走到了路口。她说她还要直着走,我则要拐了。

一瞬间,我脑子有三个想法。

一,骗她说我家也在前方,陪她多走会。

二,因为自己快到家了,把伞借给她。

三,我跟她说再见。然后打伞拐弯回家。

第一个想法有些“心怀叵测”,如果要追她的话,这样会比较好。

第二个想法,是正人君子所为,不但助人为乐,也许还可留下电话,将来有所发展。

第三个想法太自私冷漠。但也是大多数的人会干的。

你想知道我选择了哪个么?

记住,真相只有一个!

答案是。。。。。。。

TO BE CONTINU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