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潜规则

今天回到学校,看见大部分同学都在忙毕业论文,学校上周四才公布交论文的时间――六月X号。公布之后大家才开始疯狂写论文。到现在为止,我没有发现一个写完毕业论文的同学。而在北邮的一个朋友,已经很早就写完论文了。这种差距是巨大的。

一个不错的学校和一个差劲的学校,差别是巨大的。大学里有许多的学生都在混日子,这是我们一眼就可以看到的。其实,在大学里也有许多的混日子的教师。学生吊了郎当的学习态度和老师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如出一辙。

记得在上学期,我已经都忙了半个学期的找工作的事情了,学校才开始动员学生写简历,给大家讲就业形势,而大部分同学们都没有意识到要找工作了。我记得第一次去参加招聘会时,发现有不少的同学竟然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态去的,一个学习很不错的女生,竟然连简历都还没有制作。最可笑的是,在会场里面,看见一些同学不但没有简历,连个笔都没有,记个东西要慢慢往手机里输入。

我为一些同学感到可惜。为那些学习非常优异的同学。一些比较大型的、面对学生的外企,如四大之类,都是在大四上半学期开始招聘,那个时候在我们学校开的宣讲会,班里男生这边竟然没有人去听。这学期回到学校后,我才发现宿舍里有人开始买西服了,开始去关注面经之类的了。真的感觉有点迂腐。

其实说来,我能够提早的动手准备。也要感谢那个时候在北邮的中学同学,那个时候发现人家动手早,准备也很充分。记得好像他当时的包里总放着什么成绩单、证书之类的复印件。

如果当时我不认识这样的人,那么在我们学校的那个环境中,估计我很难找到现在的这份工作。如果你看见身边的人,都不去着急,你的节奏自然而然会放慢。这就像参照物一样。而且这种周围环境对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在不知不觉中就会拿自己和周围的人比较。

后来和别的学校比较发现,我们学校在动员方面,就已经远远落后于人家学校了。

我考过一门必修课。那门课刚上了两次,任课老师辞职了,去别的学校了。后来的老师讲得很差劲,连她自己也坦言,第一次教这个,她是边学边教。结果可想而知,一学期下来大家什么都不明白。但必修课要考试,老师在最后一节课,明示给我们,考试考哪些题。全部一一画了出来。让大家去背。

但是,虽然明明知道考哪些,但是内容太多了,时间又太少了。当时大脑几乎都超负荷运转,我考试前天的夜里在楼道里背到很晚才去睡。第二天考试,发挥极为失常,加之本来就是囫囵吞枣的背法,考试非常差劲。考试中,我发现太多的人都在用小抄,老师睁一眼闭一眼。早在考试前,我就看见别人作小抄了,但出于自信,觉得不用也罢,而且被逮到就死掉了。

这次考试的结果是,我第一次挂掉必修课。平时经常挂科的人,好像没有怎么挂掉的。

当时对我打击挺大的。明白了游戏的潜规则之后,我再没挂过科。

从那次考试之后,我们班作弊之风盛行,并愈演愈烈。

虽然监考老师每次都在黑板上画出如何按学号排座位的示意图。但我们班死活不按学号排座位。按照特有的方式来排。就是把学习好的同学当作发散点,旁边围上一圈差生,可以说没有一点“资源”的浪费。记得有次碰到个监考老师,发卷之前去查学生证,发现大家都是胡乱坐的,顿时大怒,严令我们按学号排座位,否则不发卷。结果如何?没有一个人起身换座位。开考时间过了二十多分钟后,那个老师无奈,只好发卷。这个老师不了解我们的潜规则。有经验的老师根本就不会去查学生证,因为他们知道座位是胡乱排的。而且他们也很清楚,如果没有作弊,那么全系不足十分之一的及格率会扣他们的奖金、会影响他们的各种评定。这就是我们和老师之间的游戏规则。是我们彼此了然于胸的潜规则。

刚才说到同学之间内部排座位的事情,其实内部也有许多非常复杂的事情。我的学号是3号,座位非常靠前,就在第二排。虽然可以互相乱换座位,但怎么换,也没有人愿意往前换吧,如果有人愿意往前换,那一定是因为前面有学习非常好的同学。而非常可惜的是,从一号到四号,我们四人中,没有一个学习好的。四个人都是半瓶子醋那种,而且是四个学号靠前的人。坐在前两排,学习又不好,所以没人愿意跟我们换。我们被孤立了。我们四个正好坐在一起,形成一个正方形。后来在我的倡议下,成立了“四人帮”。既然没人帮我们,只好自己丰衣足食了。四个人互相帮助。毕竟我们是四个人,所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四个人,虽然每人都是半瓶子醋,但合在一起,可远远大于两瓶醋呢。记得条件最“艰苦”的时候,四个人中,没有一个人会任何一道题。惊心触目的四张白卷呀。估计监考老师都替我们着急。当然,我们没有交白卷。那天的我,可以说是力挽狂澜。 在四号的掩护下,我这个三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扭过头看后面的卷子。眼睛就像是照相机一样,瞬间能拍下四五道选择题的答案。那节课,我的回头率爆高。凭借一人得之,四人共享的原则。我们四个都过了那科。

到了大四,几乎就已经明目张胆了。小条是人人有。而且除了一份原稿,别的都是复印的。记得有一次,我随身携带不下十张纸条赴考场。当然,我们的一号次次都是带着他的商务通赴考。平常考工科的考试,都需要计算器。他也能勉强糊弄过去。有一次考文科的科目。他也带着进去,老师问他干嘛用。他面不改色的说“当表用。”最可爱的还是二号,他就坐我的前面,有一次考试,我递给他纸条时,看见他接纸条的手都有点哆嗦。考完后,我问他,“你手当时怎么直哆嗦呀。”他跟我说,不是因为害怕,是太兴奋了。考试作弊能带给人刺激的感觉,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在大学四年的生活中,我们增长了智慧、积累了经验。

P.S:我写了些我们学校内部的事情,后来都删掉。留些无关紧要、而且有普遍性的吧。一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二是不想被人误会,误会我把自己的堕落都归咎于学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