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伙饭

这两天神经都一直亢奋着。前天晚上,没回家在学校睡的。我的床因为好久没有睡过人了,除了没有杂草丛生,其余的和野地差不多了。能够躺在垃圾堆中,和蟑螂一起睡觉,也算是定力吧。

没回家,因为前天是散伙饭。

散伙饭,晚上七点开始,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灯影迷离,身边人已是泪眼朦胧。

哥们间的兄弟情谊,平时不露于言表。但前天,酒过三旬,已是人仰马翻。我在卫生间,靠着水池子,胃里翻江倒海刚吐完。那时候,两个朋友跟我说了掏心窝子的话,我听到那几句话,让我觉得我大学真没有白过。我们三个臂膀相交,围成一圈,低下头。

洗把脸回去继续喝。

我们班男女之间,向来不是太团结。有可能是因为女中豪杰太多了吧。见过爽快的女生,却少见我班女生那样爽快的。女生喝的已经花容失色,但同时英气勃发,谁说女子不如男。男生这边,最令我感慨的不是那些酒量很大的同学,而是那些平时滴酒不沾的人,只要是敬酒,就陪你干,二话不说。虽然没过几杯,已经有两个鼾声如雷、呼呼大睡的了。但是我估计,以后能够再让他们喝成这样的机会恐怕很少了。

我们宿舍的一个哥们,那天喝得太大了。已经分不清人了,指着男生叫女生的名字,对着空椅子说话。后来软的和面条一样。

最后说说我,我喝酒上脸。一杯酒下肚,已是满面绯红。虽然脸红如花,但内心还算是明镜止水。大概几瓶过后,酒会开始往上撞,会头晕。不过吐了之后,心里就会好受很多。酒量不算大的,但还算凑合的。

到了夜里快十二点,大家都已经趴下了。我因为吐了好多次,虽然难受,但还清醒。看着眼前的状态,女生那边打了其他班同学的电话,要他们过来帮忙。男生这边都是相互搀扶。我因为还算清醒,从单间出来时,我背一个哥们下楼,我没感觉有多沉,但刚走了两三步,感觉到酒气顺着脖子往头上顶,我脑袋直往下沉。我死扛着背他下了楼,到最后我自己有种快晕的感觉,眼睛开始发黑了。幸好那哥们平地还能自己走,我只用扶着他,不用太费力。否则我也趴下了。

前天晚上那场酒,我想大家许多年后也会记得。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句话,我很小时就知道了。

我觉得我是个性情中人,但自认还算是坚强。以前曾经想过,分别时还是微笑着吧。但这太难了。和我在健身房一起打拼了三年的哥们,要回深圳工作。那些汗水沉浸过的日子,我怎能忘记?每次躺到卧推架前,他都会站在后面给我做保护,彼此信任。朋友这两个字,没想到也有变得如此沉重的时候。那天晚上,他对我说“以后找不到像你这样的好伙伴了。”这句话,他发自肺腑,我永远记着。

唉,人生百年,虽然短暂,但有如此情谊,又是多么的美丽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