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傻话

他用R语问我“你真的明白能理解我的意思么?”

我想,我给我的中学丢脸了。虽然他肯定不知道我的中学。

大前天下班,跟老高去了悠笙家,没想到他家离我公司很近,原来我每天就在他家门口等车。

看到好久不见的朋友,心情自然不错,而且尝到了老干妈炒鸡蛋。简单、美味、营养,它满足了我对食物的终极要求。周末打算自己在家练习。

前天跟同事借了根数据线。把在大学广播站做的几期节目磁带转成WMV格式。打算送给我的搭档留作纪念。我怀念那段做节目的日子。

昨天联系了我的搭档,很久没有她的消息。她炒了四大的普华永道,去了500强的卡夫。

昨晚做梦,记录下来――我的梦露。

我梦见自己在骑车,然后和一个男子发生争执,然后我与他打斗。后面情节有点遗失,跳过。

接着回闪到了一个场面。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腿上裹着绷带,我发现自己耳朵被他打聋了。他站在我面前,冲着我笑。

然后我不停的后悔,后悔自己不应该跟他打架。然后又不停地想,自己到底是怎么被打成这样,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在梦里,我真的伤心了)。

后来梦结束,我又睡了过去。

早上起床后,还记得这个梦,觉得梦很古怪。

中午吃饭时,我想了起来。梦里把我耳朵打聋的男子,是我第一次进行跆拳道实战时把我打败的人。我们彼此认识,他是我中学同学的小学同学。

最后一次见到他,是高三的事情了。那次我恰巧路过道场,看到他腰间系着黑带。上面写着:师承鱼鹤(真名匿了)。

关于耳朵被打聋,我想和每天耳朵进水后的不爽感觉有关。

忘了说,明天是黑色星期五。

P.S:自由泳的学习进入了平台期,现在需要的不是激情,是耐心和信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