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雀春深锁二乔

这个周末过得比平时上班加游泳还累。

昨晚看了《血战阿拉曼》。好奇意大利会从什么角度来拍二战影片。

上午见了大学时广播站的搭档,曾经一起做过介绍电影的节目。今天把以前节目的WMV给了她。其中有自己第一次做的节目。现在听来弱得令人颤抖,这让我怀念那些曾经被广播虐待的广大师生。

下午去看了最后一天的灯会。看到小朋友在公园里画素描,真的不错。我觉得能画好素描的人挺厉害。用一根铅笔就可以勾画出线条粗细、画面明暗。今天看到的那些孩子里,说不定藏着未来的毕加索。

为什么灯展造型总是那么幼呢?

如果我是公园的管理员,在环境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配合历史书,举行历史经典场景再现活动――组织高中毕业生进行焚书活动,我想坑儒就算了吧,毕竟当老师的也不容易。

如果反响不错,就造个肉林酒池,再弄两铜雀台,然后把当年拍《无极》剩下的那个大鸟笼子拿来,天天放两漂亮小姑娘在里边婀娜着~~(旁边立个牌子写上那首杜牧的《赤壁怀古》――“铜雀春深锁二乔”)

你觉得会没人来?

最后,要用大字报的形式写上横幅“劳动光荣,荒淫无耻!人民警cha万岁!”

唉,写着写着就跑题了。唉,蓦然发现,自己的思想变得那么无聊了,有必要好好反思了。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聊天时,她跟我说,你骨子里是个什么什么样的人。我自己虽然知道,但也没明确总结出来。不愧是做HR的,X光的眼力。

她说她们总裁西点毕业,在韩国服过役的战斗机飞行员,然后又一步步爬到现在的位置。真的像是看电影一样。丰富的人生经历,有些令人羡慕。

我想起以后人们谈论我时,会在墓志铭上怎么写?

“他,活着的时候老游泳。”

寒~~

再回首,大学时代已远去。

晚上看到一句话,记下来:

足下有千里,何须悲平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