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金不昧的柳下惠

有时候,挺理解为什么那些日本男人下班后要喝的酩酊大醉再回家。

因为心里烦,要宣泄。

继前几天做了耳朵被打聋的奇怪梦之后,昨晚又做了眼睛险些被扎的梦。

梦里,有歹徒骑着摩托车抢了和我一起走路的大学同学(清晰的记着是肘花和猪天锦同学)的帽子。我上去抢夺。不知怎么的,我就跑进了一间药店,还就是家附近的金象大药房。我威胁歹徒我把他的脸用手机拍了下来(其实我手机没有那功能)。然后歹徒突然拿着把剪刀要杀了我。这个时候出现了回闪,歹徒一下子就从后面把我搂在怀里(歹徒是男的,我用后背感觉到的),一只手用剪子对着我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拿剪子对着我的眼睛。然后我就忘了。估计是又睡了过去。

梦。

我最近很少看暴力影片。但不知道潜意识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上帝给了我们七情和六欲,我们把它变成色情和暴力。

想起顾城的那句名言“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有人开玩笑的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翻白眼。”

今天没心情贫了。

一天到晚坐在电脑前。

看到旁边的组长不聊天,不干别的,就是不停的工作。这让我想起一个R语单词――企业战士。

笑,说不定地狱就是一间18层的大写字楼。

下班前,一起新进来的女同事跟我抱怨工作,说写报告有什么意义。

你以为工作本身有什么意义么?现实点吧,你不是那种会爱上工作的人(只是心里悄悄地说)。

保持低调的乐观,认真踏实做好手中的工作。电梯门打开之后,想这些就够了。

中午吃饭时,同事跟我打听在卡夫工作的朋友月薪。

我回答他“你干嘛要郁闷自己呢。”

下班等车时,不喜欢听人谈工作。

只要走出公司的门,那里面的就与我无关。

能够认真工作就够了,一定要热爱工作么?我不知道。

何必非让自己变成拾金不昧的柳下惠呢?

有些事情用膝盖可以想明白,但用脑子就未必能想明白了。

睡觉去了。

P.S:这**网站的留言系统,只要是英文名都会变成anonymous,我还愚蠢的以为是一个人的名字呢。如果有人能给我留言,最好别用英文名。

2 thoughts on “拾金不昧的柳下惠

  1. 我要游泳下次我叫你去今天在班长这睡来你这溜一溜发现你还真勤奋加油<b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