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噪音

始终是那个微弱的声音,未曾变大,也未曾消失,介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

泳池顶上的通风管道不断发出嗡嗡的声音。

今天早上的泳池,只有我一个人。那个爱打瞌睡的救生员也没在。

放松的飘在池子里,闭上眼睛,就有种恍惚的感觉。一面空气,一面水。我在两者之间。

如果能够挡住照进屋里的阳光,或者,只亮起一盏昏暗的灯。

那会让我觉得更舒服。

游泳侧头呼吸时,看着水花从脸侧滑过,那些波纹在这一刻被放大。

而蛙泳时,头从水面冲入水下的一刹那,耳旁听见轰的声音。

世界仿佛在那一刻坍塌。

而深深的蓝色,以及池底我模糊的影子,又迅速构筑了新的空间。

它就像是一切的避难所。欢乐、痛苦被隔离在水面之上。水下,只有肺部的运动才能打破凝固的时间。

头从水面抬起,再次吸进空气。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看到自己身处阿拉斯加的冰海之中。

走出泳池时,低头看了看孤零零站在太阳伞旁的一株绿色植物。

我走了,就只剩下白噪音陪伴着它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