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线声音

恩雅也好,布莱曼也好,若论声音空灵清冷。我还是首推Aoife Ni Fhearraigh。

我想知道她的人很少。如果在我提之前,你就知道她的存在,那我还真要佩服你的流行音乐知识。

我第一次听她的歌,是在七年前。

一边看着屏幕中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我一边聆听着雪线声音。

她声音所到之处,皆为一片苍茫之雪。

她用声音冰封住我的心。

我的心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和这首歌产生共振。

Best Is Yet To Come。

《METAL GEAR》的片尾曲。

那里面的主人公我很喜欢。

不说了,最好找一些阿拉斯加的图片,然后慢慢聆听这首《Best Is Yet To Come》。

推荐去百度搜索这篇游记《阿拉斯加2004梦幻之旅》。照片美,文字也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