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那个?

上周末开始干的那件事,还在干。每天一下班就干,所以没时间写BLOG。本以为能磨磨自己的耐心,没想到到开始有点上瘾了,唉,估计这个周末会把它结束。

自从上班之后,很少看电视了,报纸、杂志都很少看。主要是因为没时间,上班路上挤得要命,想看也看不了。

所以除非是很大的事,否则真有点跟现实世界脱离的感觉。

那天吃饭时,偶然间看见萨达姆要被判处死刑了。

唉,又少了一个跟我一起长大的哥们。小时候谁不知道萨达姆。

又让人回想起飞毛腿,爱国者导弹。

北约跟南联盟干架时,中学好朋友的经典台词就是,现在是贝尔格莱德时间xx……

萨达姆死了,世界上又少了个调皮捣蛋的。

其实想想,萨达姆也挺委屈。

算了,政治也好,战争也好,哪有什么对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