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之南

去年七月份入社时,没能赶上社旅。看着同事去香港、张家界旅游,心中既羡慕,又向往。

时光轮转,自己亦是新人换旧人。随之迎来的就是一年一度的社旅。

在此之前,先回顾一下我从小到大去的旅游经历。算是给自己开始新一段旅程之前的总结。

上小学之前,和父母一起去过云南。在昆明的一个亲戚家里住了有半个多月。那位亲戚是爷爷的弟弟,所以对我们很好,住得也很舒服,算是体验了当地的民风吧。

那次云南之旅,印象最深的就是两件事情。海洋球和滇池。昆明亲戚家附近有一个公园,里面有海洋球。没事的时候父母就带我去那里玩。自己一个人在一堆彩色的球里面又蹦又跳很开心。要不人家说“小孩子比较好打发”呢。除此之外,回忆中的亮点就算是滇池了。那次去云南住得时间长,去了不少的景点。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滇池。山青水绿,很美的地方,当时还可以泛舟之上,记得水面上漂浮着许多的水葫芦,伸手就能揪住。当时我觉得,云南的环境真好,水里长这么多植物。这一直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直到高中生物课时,老师讲生态破坏的时候举例说,滇池水葫芦的泛滥,是由于水污染严重,过磷化导致。呵呵,想起一句话,没文化,真可怕。

之后几年的旅游,大多跟随母亲单位。每年一次的旅游,确实让我去了不少地方。

首先是承德。承德避暑山庄,一座修建在山里的行宫。说实话,家门口故宫都没心情去,你一座破行宫我看什么劲呀。不过以前皇帝老儿真能折腾。跑那么老远去避暑,还不如直接在故宫里盖个泳池呢。

那次承德之旅印象最深的有三件事情。在承德避暑山庄,我第一次被蜜蜂蜇。记得当时在山庄里,有一座很漂亮的花园。里面鲜花盛开。母亲硬要我去花丛前照相。我本来就不喜欢照相,而且让一个男孩站在花前照相,成何体统。就在我硬生生的露出笑脸,准备拍照时。瞬间感觉胳膊被人用针扎了一下。当时真的以为是同行的小孩用什么东西扎我。看了看肿胀的大包,又想了一会(挺笨的孩子),最终认定真凶是蜜蜂。扎的一瞬间,真疼。

第二件事情是在棒锤山。在承德附近有一座山,山顶有块巨石,形如直立的棒槌。当地俗话说,摸到棒锤山,活到一百三。要想亲手摸摸棒锤山,需要经历一段类似独木桥的石头梁子。石梁最多只能同时过去四个人吧。两边则是悬崖,而且没有护栏。估计摔下去就直接上西天了。那个时候我还小,也就五年级吧。自己战战兢兢的走过去,伸手摸了摸石头。体验了一把心跳的感觉(估计是心理因素觉得很害怕,未必真的那么危险)。

第三件事情就是关于承德夜晚的星空。我去的那个时候,可以看见满天的繁星,第一次体会了星罗密布的意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污染很严重了。

这之后小学毕业的时候,去了趟姥爷的老家――山东泰安县。当然,我对归宗认祖一点兴趣都没有。只因为那里有座名山――泰山。

这趟旅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于年幼的我,似乎有些疯狂。

首先,从北京到泰安的交通工具。一辆当时北京遍地都有的黄面的。狭小的空间,没有空调,硬邦邦的座椅。总之,这种黄色面包车最大的优点就是轱辘能转,除此之外,和舒适、驾乘乐趣根本不沾边。

出发的那天,早上五点起床,外面还下着瓢泼大雨(九八年还记得么,北京雨水很大)。我小舅开车,车上装着我和亲戚四人。就这样,开始了当时很前位的“自驾车旅行”。

一路之上,坐得我很不舒服。整个路程就是颠颇、闷热。中途有一段路,由于大雨,导致一个桥下积水过深,小面包浯到了里面。大人只好去推车。另外,旅程中还屡次走错路。到达泰安县姥姥的老家时,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摸着黑找到了亲戚所在的村子。想知道那个村子有多偏僻么?我把村名告诉你――大山头村。用一个字就能概括了整个村子――穷。

晚上就住在了亲戚家里,第二天一醒,浑身是包。不知是当地水土不服,还是当地蚊子也被我美丽的侗体所诱惑。反正,一身是包。

早上醒来后,我精力还很旺盛。拉着当地亲戚去田间地头“参观”。

当时走在田地里,没有丝毫感到清新、自然。只是觉得,脏。但对于热爱观察的我而言,还是很快就发现了有趣的东西。我在田地的一个小水池边,发现有不少白色的泡沫。就像是肥皂水一样。我对当地的人说,原来这里污染还挺厉害,上流有工厂吧。当地人告诉我,那是蛤蟆的受精卵。。。

唉,没文化,真可怕。

之后又悠闲的在村里住了两天,没事就在村里乱转,摸摸牛,逗逗院子里的大黑狗,用红薯片喂喂猪。还看见了羊分娩的过程。

当然了,自从第一天被咬得满身是包之后,我就从农家大院搬了出来,住进了面包车里。虽然晚上关好窗户可以避免蚊虫之苦,天气在山里也还算凉爽,但就是睡觉不舒服。伸不开腿,翻不了身。而且被当地小孩吓唬,说有时会有狼进村偷鸡吃。。。

晚上那里的天空自然也是繁星密布。但承德那次震撼过了。这次虽然感慨,却没留下太多的印象。

过了几天,开始拜访下一家亲戚,这里我要讲述一些有趣的事情。在农村拜访的是我姥姥家的亲戚。这次回到泰安县,拜访的是姥爷家的亲戚。让我领略了什么叫做贫富差距。姥爷家的亲戚住在县城里,别看只是一个县,却因为泰山带来的旅游效益而很有钱。姥爷家的亲戚有开酒店的,有公安局的。他们住的小区,和当时北京的相比也不逊色。我们第一天晚上去开酒店的亲戚那里,人家热情款待,上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对于刚从“村里”出来的我,真是玩了命的胡吃海塞。最后吃喝太多,竟然吐了。

不由得感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又这样过了一天神仙日子,就前往此行最后的目的地――泰山。

关于泰山没什么可说的,世人已经描写数不胜数了。

我自己的感受就是,泰山就像沦落青楼的西施,大家想上就上。可悲可叹。

那年夏天,从山东回来之后,又和母亲单位去了趟北戴河,这个就不说了,北京人都去过。

这之后,又和母亲单位去了大连、青岛、烟台。其间去了刘公岛、蓬莱阁、崂山……等等景点,因为是跟旅行团出游,所以景点都是走马观花,不会有太多记忆。而且我觉得这些海边城市重在感受,不在于具体哪一个景点,也许一片无名的小沙滩,反倒让你体会到了海边的惬意。

先说青岛。“海滨城市,蓝天白云,碧海沙滩,空气新鲜。”一般人都会这么想吧。我很有幸,在到达青岛的第一天就赶上了那年的14号台风。大街上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雨水都不带断线的,劈了啪啦往下砸。出门打雨伞根本没用,如果我拿把结实的雨伞,都能把我刮到天上去。走在海边,更是怒海汹涌,小渔船被大浪弄得上下翻飞,那时候我才理解什么叫“一叶扁舟”。站在海边的栈桥上,都会有人过来提醒你,不要被大浪卷到海里去。

由于台风的原因,路上偶尔会有一些齐腰宽的树倒在地上,我们所在酒店也一度停电。既不能外出,也不能在房间舒舒服服看电视,总体来讲,那次旅行不太尽兴。记得参观崂山那天,几乎就是“腥风血雨”。可怜的导游小姐刚下大巴就又上来了,衣服完完全全的湿透了,紧紧地贴在身上,跟掉进了泳池一样。后来因为单位头头们的意见,决定就在崂山底下看看,然后立马回酒店。

最后这次青岛之旅就在14号台风的怒吼声中结束了。

关于大连,已经记不太清什么景点了,好像有个老虎滩还勉强能记住。大连,一个挺干净的城市,环保做得不错,沙滩海水也还令人满意,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腥味。总之,典型的海滨城市。觉得挺适合生活。

还有一年去的是五台山。

第一天入住到五台山下的台怀镇。之后的几天行程,可以用“白天逛庙,晚上睡觉”来概括。

五台山相传是四大道场中文殊菩萨的道场,自古以来就是佛教圣地。

走在台怀镇,僧侣尼姑随处可见、香火客更是络绎不绝。住上几天,对僧人的新鲜感就会渐渐消失。

印象中,记得东台还是什么台上有一座庙,能够看见一些老妪从山脚下一路磕头上山。爬一级磕一个。信仰的力量,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如果不是傻子疯子,就最好不要在这种地方说一些对宗教不敬的话。

既来之则安之。听着导游一个个神奇美丽的传说,跟随着信徒们,一起感受宗教的魅力再好不过了。

五台山庙宇庄严肃穆,如果不是跟旅行团来,一个人走在安静的庙宇之中,会被庙宇的肃穆所震慑吧。

旅行的最后几天,来到了陕西的大同。走马观花的参观了大同的九龙壁。导游小姐当时热情洋溢的对我们说,能与我们大同这块九龙壁相提并论的,只有北京北海公园里的了。当时我心里想,北海公园?小时候去N遍了,九龙壁我看多了。

现在想来,我小时候有种不屑不忿的情怀。

大同这个城市盛产煤炭。众人皆知,空气里飘荡着无数的煤灰。

在驱车前往云冈石窟的路上,我靠窗而坐。窗户开了一条缝,一路上吹着风来到石窟,下车时就发现白色的T恤上面,整整齐齐的一条灰印。可想而知,空气中煤灰的含量之高。

来到云冈石窟时,已经是傍晚了。公园刚刚关门。在导游和公园方面一阵交涉之后,公园方面同意再延迟半个小时关门。

石窟中的大佛石像,完完全全烙上了大同的印记。一个个都是黑不溜秋,落满了煤灰。并且佛像身上布满了许多的小孔。不知道是因为风化还是因为日军侵华时,用子弹打的小洞。

随着母亲的退休,我每年一次固定的旅游就渐渐告一段落。

大一时和朋友去了苏州玩。属于自助游的范围。只是之前没有写好路书,也没有应对变更的详细计划。最终在苏州和朋友分道扬镳。他去上海,我回北京。

前几天和同事聊起这件事,同事的看法是,最好别和同性的朋友出去玩,否则闹矛盾的可能性很大。我当时在想,那和异性出去玩蹭出火花的可能性呢。

那次旅行对我而言,有两大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周庄之旅。一部分是逛苏州庭园。关于这些回忆,后来在日记本里都曾经写过。

当时写了一篇夜雨苏州。记录的是离开苏州的那天晚上,天空下起了小雨,从旅馆走到火车站的路上,体会到了温润的雨。那种南方特有的感觉,透过雨水流进了我的心。它的美丽,超越了具体的景观,升华为一种情感。

我把当年那篇日记放到了这里。

经过了这么一大段回顾,终于可以切入主题。来讲讲这次丽江之旅了。

首先要说的是,这次旅游,是我所有的行程中最快乐的一次,是令我难以忘记的。

让我这么快乐的原因很简单,如同歌中所唱“找对了人,天天都是情人节”。这里不是指情人,是指旅伴。能够和一起入社的同事出去玩,很开心。大家年龄相仿,想法相似。又非常熟悉,所以自己也不会感到拘谨。完完全全的放开了自己,也表现出了工作时看不到的很幼稚的一面。另外有个同事很喜欢照相,东拍西拍的,聊起天来很是投机。旅行快乐的重要因素――旅伴。

旅行的第一天,坐飞机由北京飞往昆明。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有些兴奋,不过没有一点害怕。在飞机上很幸运,做到了靠窗的位子。拍了一些天空的照片。第一次亲密接触蓝天白云。

到了昆明吃过午饭,参观了昆明的民族园。一路上和同事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就像春游的小学生一样。我们组的五个新人,外加一个其他部新人。六个人彼此熟悉,又没有那么多的戒心。六人之间的关系如同美剧《六人行》一般。至少我认为,在某些时刻六个人都觉得能在一起很开心。

民族园的风光一般,毕竟是人造景点。逛逛而已。倒是有位勇敢的女同事,参加了大象的表演。被大象轻轻的用脚尖的“按摩”胸部。还要被大象不停的迈来迈去。

傍晚时分,映着一轮晚霞,由昆明飞往了丽江。

这次的飞机是737,没有来时767那么宽。但人少有个好处。空位子会相对多些。我又找了个靠窗户的位子坐下,欣赏着落日的美景。

用了半个小时,飞机就降落在了丽江机场。海拔好像是三千多米,接近四千的样子。迎接我们的是一位当地纳西族的导游――王导。据他说,丽江居住了三十万纳西族。纳西族人民以胖为美,以黑为美。他算得上是一位标准的纳西族帅哥。一路之上,导游讲解了许多纳西族的民风民俗。例如,丽江被称之为男人的天堂。因为纳西族,都是女人在外面打拼劳动。男人只需要做好七件事情――琴、棋、书、画、烟、酒、茶。就是男人在家品味生活,女人在外挣钱。相传这样的由来,是由于以前纳西族征战之后,男丁稀少,女人们开始伺候男人。之后便一直延续了下来。

纳西族女子的服饰很有特色。她们衣服的袖口总是卷起来的,以示是个勤劳能干的人。她们一般在肩上披一块黑羊皮制作的披肩,上面有青蛙形状的图案。之所以用黑羊皮做,是因为纳西族认为山羊的繁殖能力强,能给女人带来顺产(据说山羊很少有难产的)。青蛙图案,是因为青蛙一次可以产很多卵(这点我在前面的泰山之旅就提到过了)。代表了多子多福。纳西族是个崇尚人丁兴旺的民族。

入住了宾馆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本来导游告诉我们不要再出去了,让我们稍微适应一下高原。但还是忍不住,偷偷溜了出去,进入了纳西古城。

具有地方特色的古建筑,琳琅满目的小玩意。这些都吸引不了我。让我神魂颠倒的是丽江最有名的四方街酒吧。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受到了空气中四处弥漫着热情与激情。从走进酒吧街的一刻起,仿佛置身在一个很大的体育场里,人们为了庆祝胜利而欢呼而歌唱。那些在电视里看到的外国球迷疯狂涌上街道高歌的场景,在这里不断的上演。

我无法用语言描述那里充满的激情。人们在酒吧里又唱又跳。最为有趣的是,酒吧街两面的酒吧相距不过五六米,中间有一条小河流过,人们在两面的酒吧上互相对歌。这里的对歌不是电视里假惺惺的你来我往。几乎是歌声如潮。细细听来,从绵绵情歌到豪情壮志,什么都有。人们尽情释放着自己的激情。人们穿行在酒吧街里,脸上露出了照亮星空的灿烂笑容……

第二天上午,一早起床吃过早餐,奔赴了金沙江的虎跳峡。顺便看了眼长江第一湾。

虎跳峡不如想象中那么壮观。相反,我可以感受到金沙江的静谧之美。最让觉得开心的,是和同事聊得分外投机,一路欢声笑语。

下午去了很有名的拉什海。本来以候鸟著称的拉什海,在这个阳春三月,只能看到几只懒洋洋的野鸭在湖面上晒着太阳。可以看看照片。

从拉什海回来之后,去了丽江古城。由于前一天晚上我们私自探营,所以对古城已经略知一二。在导游的带引下,我们再一次体会了古城的韵味。我很高兴那顿晚饭我们自理的。吃了当地的鸡豆凉粉和玉米粑粑,还喝了酥油茶。而最最让我难忘的是,当夜幕降临,再一次站在酒吧街前,我们已经不仅仅是旁观者,而是融入其中。我们六人找了家酒吧,感受着窗外横冲直闯的歌声。我们六人正好也是三男三女,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最后玩了会真心话大冒险。那种朋友之间的融洽,让人舒服。

第三天,上午去了玉龙雪山脚下的云杉坪。相传这里是纳西族男女殉情的地方。最多的时候,同时有八对男女在这里殉情。之所以殉情,是因为在纳西族中,门当户对的限制比较多,包办婚姻的情况也比较多。不过解放之后,由于婚姻法的保护,这种情况也越来越少了。

云杉坪的美丽,我想通过照片可以略知一二。其中有一段小小的插曲,在云杉坪,我看到一位穿少数民族的女孩,我想给她拍张照片,谁知她羞涩的低下头。然后他的男友就站了出来。并且,他的男友也是我们公司的(那个女孩是同事的女友,租来衣服照相)。(如果被同事看到,请见谅)

下午从玉龙雪山回来后, 去了束河古镇。束河古镇和丽江古城虽然在建筑风格布局上有类似之处,但内涵截然不同。这里宁静,颇有古韵。我们六人又找了一个有院子的小酒吧,在院子里一边吃着刚摘得草莓,一边仰视着天空。有点北京什刹海的感觉,却没有那么浓的现代气息。

第四天,又从丽江飞回昆明,去了鲜花市场。我很后悔没有买些叶脉干花。这东西在北京贵,但在那里跟萝卜白菜无异。

之后踏上了回北京的飞机。很有幸,四次飞机我都是靠窗的位子。

看不够的蓝天,摸不到的白云。

还有太多的故事想告诉大家,还有许多的感受想和朋友们分享,但就到这里吧。所谓余韵悠长吧。

五一将至,朋友,你将去向何方呢?

P.S:写到这里,我已经打字打得手都酸了。更别提去润色文字了。一口气连续打这么多字,受不了。那个时候对超仔说,回来写写。这次算是完成了一个给自己的作业吧。

彩云之南》有4个想法

  1. 真够长~~~~~的<br>这你要是去趟阿拉斯加还不得出本书啊<b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