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培训

这个周末没能参加超仔的日语角,两天报名去参加了北京市急救中心的初级急救员培训。

如果有机会,我推荐大家去听听。贴近生活的东西。心肺复苏术,止血包扎,骨折包扎……

两天的时间里学了不少的东西。第一天为我们讲解心肺复苏的讲师,是名一线的急救员。就是那种跟着120出车的医生。

可能是看惯了生死的缘故,他说话也独具韵味。

我们看来需要谨小慎微的事情,例如在脖子上弄个窟窿插进去塑料管,按压时弄断肋骨,他说起来轻描淡写,救活最重要。让我欣赏的是他不拘泥于小节的气质。

这次培训实用性不错。例如心脏病的简单判断,如果疼痛是胸部的某一点疼,那不是心脏病。由于心脏末梢神经的缘故,心脏病的疼法是胸部一片地方的按压感疼痛,无法找到具体某一点。除此之外,还有屏气实验等方法。

上午是理论,下午是具体操作,就是抱着假人进行心肺复苏什么的。看似简单的动作,注意事项还不少。做起来往往会慌了手脚。

家里有心脏病人或者老人,应该去学习一下,想当志愿者或者喜欢旅游探险也应该去学。不要小看心肺复苏术的威力,这么多年一直是经典的急救技术。会与不会有时就决定了一个人的死或生。

周六下午上完培训课。溜溜达达去西单,路过崇文门的天主教堂(又叫南堂)。自己以前没去过,今天有时间就进去坐了一会。这是我长大之后第一次进入教堂。周六下午很大的教堂里只有两三个人坐在那里默默祈祷。我也找个座位坐下去,欣赏高大的穹顶,彩色的玻璃窗,肃穆庄严的神龛,体验那种独特的气氛。闭上眼睛享受一下这闹市中的宁静。这真是一个适合独自思考的地方。

继冬日的国子监之后,我又发现了北京的一大“闹中取静”,春日里的南堂。

最近很少写工作的事情了。不知道是自己不务正业,还是太有闲情雅致了。

P.S:刚刚知道,周六中国天主教的主教傅铁山去世。怪不得当时看到那么多花环,还以为平时也这样呢。

据超仔说“说不定是主教去世时挑选继任者就是下一个第一次来教堂的人,你就是无意中被召唤去的……”

天使培训》有3个想法

  1. 倒确实看见许多的花环,但是还以为平时也这样呢。不过教堂里确实只有两三个人。<br>

  2. 周六去天主教堂?周六没看新闻吧,周六中国天主教的主教傅铁山去世了,奇怪你去的教堂怎么那么安静没人在为他祷告吗<b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