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

若有兴趣,不妨先看完下面这个故事。

老人说道。

“其实,这屋子旁边有一间厨房。奇怪的事情,就出现在那里。”

最初出现,是在五天前的晚上。

晚餐后,这里的厨子,利用灶火烤栗子时。

从灶旁墙壁上的窗子,发出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仔细一看,从那窗子,往屋内伸出一只手来。

满是皱纹,像是历经岁月的老人的手。

那只手的手掌往上,上下微微摇动。

“给我!给我!”怪手如此说。

厨子惊吓之余,发现那只手不但更往里面伸,也更靠近厨子。

“给我!给我!”怪手又说。

因此,厨子把烤好的栗子放进那手掌上,手迅速缩了回去,声音也没有了。

厨子松了口气,没想到翌日晚上……

“又出现了!”老人回道。

第二天晚上,也是厨子利用余火在烤栗子时出现。

这个厨子很爱吃栗子,很喜欢在工作完了以后,自己烤栗子吃。

正当栗子快烤好时,窗子那儿又有动静了。

抬头一看,和昨晚一样,从那里又伸进一只手来。

“给我!给我!”那手上下舞动着。

厨子将栗子放在那手掌上,满是皱纹的那只手,立刻消失在窗外的夜色中。

“如此,已经连续四天了。”老人说:“今天是第五天。”

“今日那手已经出现了吗?”空海问道。

“还没呢。每次都是晚餐后,工作收拾好,厨子开始烤栗子时才出现――”

“那么,可否请您吩咐厨子,今晚也依照平日作息吗?”

“没问题……”

“我要到现场,用自己的眼睛瞧瞧那奇怪的事情。至于该如何处置,那是后话。”

此处便是出事的厨房。

“就是那个窗子吗?”空海望向窗户问。

“是的。”厨子回答。

厨子年约五十来岁,鼻子下方蓄着短髭。

“何时开始烤栗子呢?”

“快了。把工作大略收拾好以后――”

“那么,和平时一样开始吧!就当作我们不在这里。”

厨子走到土间,来到炉灶前,随手拾起附近地面一块木头,摆在灶前坐了下来。

厨子从怀里抓出一把栗子,丢进炭火前的灰烬中。

过了一会儿,从灶子飘来烤栗子的香味。

啵!

一颗栗子裂开了。

厨子拿着木棒伸进灶里,把烤好的栗子一颗、两颗地从灰烬中挖出来,往灶外丢去。

再把栗子搁在手里,用指甲剥皮。

开始吃起来了。

就这样,吃了三颗、四颗的时候。

真的出现了。

从那个窗子,一只白白细细的手正往屋内伸。

手指头先从窗子钻进来,游泳般慢慢地摇动手掌。

从手掌到手腕的部分,细长得让人吃惊。

那只手,好似在乞求什么般地上下摇动着。

“给我!给我……”手如此说。

既像女人的声音,又像小孩的声音,也像大人的声音,是那种听不出性别年龄的声音。

厨子看着空海。

空海无言地点点头。

厨子把拿在手上的栗子,放在那只细白的手上。

一握住栗子,那只手和出现时一般快速地缩回窗外――消失了。

手消失之后,沉默了好一会儿,呼地一声,不知是谁发出叹息声。

“您都看到了吗?”孙岳梁问。

“是。”空海点点头。

厨子可能因此喉咙都干了,从放置在土间角落的大水缸,舀起一勺子水喝了下去。

“事情就如您所看到的。”

厨子一边用右手背擦一下湿答答的嘴唇,一边说道。

“刚刚所发生的事,在这四天里,每晚都发生,对不对?”空海说。

“连今晚算进去,已经是第五天了。”厨子答道。

“昨晚,那只手消失后,我派个胆大的人到屋外查看,结果什么也没看到。虽然不是特别可怕,也好像没什么恶意,但还是觉得心里毛毛的。”孙岳梁说。

“外面好像有个后院。”

“对。后院对面就是围墙,整个客栈都有围墙围着,只要有心的话,翻过围墙就可以自由进出,因此手一消失后,我立刻派人从后门出去,有人想翻越围墙到外面,应该可以马上看到……”

“说的也是。”

“但是,树荫下、屋子阴暗处等有可能藏人的地方都搜过了,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东西。”

孙岳梁注视着空海说道。

“您觉得如何呢?”

“您让我看到非常有趣的事。”空海始终微笑着。

“有趣?”

“对。就是令人觉得趣味盎然的意思。不过,我是否可以请教各位几个问题呢?”空海说。

“知无不言。”孙岳梁望着空海回道。

“岳梁先生,不知您看到那只手的感觉如何?”

“您的意思是――”

“那只是右手呢?还是左手?”空海问。

“这……”岳梁一时之间竟答不出来。

右手?还是左手?明明知道答案,突然却又弄不清楚到底是左右哪只手了。

“应该是右手……”岳梁回答。

“我觉得是左手……”厨子答道。

“不是左手吗?”

“应该是右手。”

葛野麻吕、橘逸势接连回答。

“哈哈哈哈。”

听完四个人的话,空海开心地说道。

“同样一只手,到底是右手、还是左手?意见竟也如此分歧。”

“你看到的呢?空海。”逸势问。

“一说开,事情就结束了。”

“空海!这么说你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喽。”

“嗯――大概吧!”

“大概?”

两人以简短的唐语对话。

因此,孙岳梁也明白其意。

“若是您已经知道那是什么?请告诉我。”孙岳梁向空海说。

“等明早天亮之后,再奉告比较好。”

“为什么呢?”

“因为天亮后,可以确认一些事情。”

翌晨,同样一群人又聚集在厨房。

“原因应该在窗外。”

环视大家后,空海说道。

“到后院看看吧!”

众人从旁边板门走到后院。

清晨时刻。

空海踏着霜叶走进后院,站在靠近那窗子处的一棵槐树荫下。

“找到了。”空海说:“这正是昨晚那只手的原形。”

大家围住空海,望向空海所指之处。

“啊!”

发出叫声的是孙岳梁。

槐树根部――枯草之间,有一枝破旧的勺子。

仔细一看,勺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这是――”

“栗子。”

逸势和葛野麻吕同时叫道。

勺子里确实有五颗栗子。

“刚好是这五天的栗子。”空海道。

又看着厨子。

“有关此事,可否请您说明?或必须由其他人来说明呢?”

空海话一说完,厨子边注视着结霜的勺子和栗子,边说道:

“不。此事还是由我来说明吧!这勺子,是我在五天前的白昼丢弃的。”

“如此说,正是那只手第一次出现的那一天。”

“正是。”

说完,厨子望着大家。

“厨房以前就放了一个水缸,这勺子是用来舀水用的。已经用了大约二十二、三年了吧!勺子底部也出现裂痕,舀水时往往会漏掉。因此,换了个新勺子时,我随手就把旧勺子往窗外丢了。”厨子如此说。

空海弯身捡起勺子。

“事情就是如此。”空海说道。

“所谓器物,只要经人使用二十年以上,自然已有魂魄附身。魂魄成精,每晚会出现。”空海微笑道。

“每晚吃完栗子,用那勺子舀水喝完才就寝,是我的乐趣。”

“由于太怀念往昔时光,已成精的勺子才会化为人手出现。”

“那,要如何处置这勺子才好呢?”厨子问。

“魂魄附身的成精之物,应该和人同等看待。”

“您的意思――”

“和人一样,或烧掉、或埋在土里,再诵上一段经即可。”

简单扼要说明后,空海又露出微笑。

故事出自《阴阳师》作者自梦枕貘的小说《沙门空海》。原书的描写甚为精彩,上面的部分只是精炼之后,省去描写的一个小插曲。

我有个书包。从初一第一天上学,到这周五下班为止。始终与我相伴,不离左右。并肩走过了十一年。这包十年不坏。算得上是布制品里的钢筋铁骨了。看到它,就想起学生时代的往事。

这包,很经典。

但工作确实不能再拿这个包了。今天买了个ZOLO的商务包。希望它能继承前辈的共荣传统。

经典》有3个想法

  1. ��得你的��包,很��典的�幼樱�嘿嘿,香港的男生都背和���X包差不多的那�N,不知道你那��怎�拥摹�<br>

  2. 被你诱导着也看了这么一段,还行吧,只看一小段倒也没觉出太特别。你有着穿便装的权力为什么要买个公文包呢,我是不得已才背公文包的,你也别指望能背11年了<b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