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跑步小结

去年一年除了参加了3场跑步比赛,全年跑量不超过200,断断续续好几年的跑步训练在去年算是处在被遗忘的状态(可能是因为到了一个对跑步非常倦怠期)。

去年年底又赶上腿部受伤,所以11月跑量为0(那个时候做不到下地正常走路),元旦前几天,尝试着慢慢边走边跑,12月跑量到了23.9km,1月份尝试着增加跑量,到了152.3km,2月份继续增加到200.4km,1月2月不管如何都顺利达成了原先设定的目标,3月份在之前基础上开始增加跑量,但对强度没太大要求。

也许我跑量增长得比较快,是因为我或多或少有几年的积累,我不建议刚刚开始跑步就按照这个速度加跑量。

最终截止到本月最后一天,3月跑量累计达到352.4km,超过我了原先的计划和目标,而且这次没有血尿、没有膝盖严重疼痛、没有身体疲惫的开窗期感冒发烧,跑量还算平稳增加。最出乎我预料的是,352.4km的跑量中,越野跑的跑量达到200.6km,占到了总跑量的56.9%,在越野跑路段的累积海拔爬升达到了13302m。这些数据都是gramin测算,并不是非常精准,会和实际有偏差,但每月都照此统计,数据的横向比较还是有意义的。

我没想到3月越野跑量可以占比56.9%,因为越野跑相对路跑虽然强度没那么高,但非常耗时耗力。而且越野跑只能依靠周末的时间来训练,因为平时条件所限没办法练习。这一点,我感到很欣慰。

现在的训练时间是一周跑5次,周一和周五休息,跑休日偶尔会去游泳,大多数会简单地散散步,或者彻底放松睡觉。

身体曾经一度处于非常疲惫的状态,记得上周六跑了9个小时,爬升3000+,还是突然天气变热的一天,过度疲劳、电解质不足、轻微中暑,导致当天晚上回到家夜里就开始盗汗,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幸好没有感冒发烧。第二天继续背靠背训练。结果就是这一周精神状态都很萎靡,一度HRV压力达到100的数据(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但在周五彻底睡到上午十点多才起床,身体状态恢复极好,HRV压力显示大幅降低,虽然这些数值未必准确,但从我主观的感受来说,在总体上压力的高低变化大多数情况比较符合实际。

350+km的月跑量对我也是第一次,总体感觉身体很疲乏,每天晚上按摩和滚泡沫轴变成了训练的一部分,一些维生素片也开始服用。但如果在不追求强度的前提下,我觉得我的身体承受这个跑量还是绰绰有余。4月份因为去山里工作的原因,训练要中断20天左右。我觉得很操蛋,但没有办法,接受就好了。

5月份的话,会开始适当加强一下强度,把越野跑时的心跳速度稍微提高那么一丢丢。不能总是悠悠闲闲地在山上散步,对吧。

不过,我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我只想记录下自己的身体在不同的训练情况的下真实状态和反应。

而且我觉得,某些事一旦有了“和别人比”的这个想法,其实就已经输了。

前几天有朋友问我,跑长距离跑不动了怎么办?我想了想告诉他,那就保持微笑吧。

大概这个答案背后的道理,是这些年我从跑步中收获的重要人生感悟吧。

没题

幸好今天没有感冒发烧,我不想因为生病中止训练。

因为周末两天连续的背靠背训练,在山里跑步的时间超过12个小时,身体已经疲惫异常。昨天晚上就出现了集中力涣散、糊里糊涂的状态,睡觉前开始咳嗽,吓了自己一跳,千万不能生病啊。夜里盖着被子睡觉开始不断地出汗,就像发烧后吃了退烧一样,被罩被汗水弄得潮乎乎。

除了训练,恢复非常重要。恢复不充分就没办法提高训练强度,如何恢复,大概就是吃睡按摩主动休息。

好吧,这是昨天的博客。

最近沉迷在村上的新书里,哪有心情写字。

3次

今天依旧去山里跑步,继续我的背靠背训练。

本周强度训练分钟数达到了2021分钟,本周的训练感受就一个字:累!

晚上去和朋友吃饭,一去一回的路上,我坐错、坐过、坐反3次地铁,自己精神几近恍惚,整个人都是懵逼的状态。

生活几乎被跑步挤满了,新买的村上春树的小说没时间看,无人机没时间去飞……一大堆事情没有落实搞定,只有每周的跑量还在稳步持续增长。

生活的烦恼一大堆,从离开C家之后,工作上的事情似乎就没有走得太顺利。虽然永远是大家看起来很美好,但实际的苦处却无人知晓。而且都是自己选择的路,所以有苦也说不出。

村上的新书《刺杀骑士团长》,翻了几页,是我喜欢的类型,其实我想安安静静看上个把小时的小说,享受下生活,但现在每天一大堆事,忙得晚上倒头就睡。可是,又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每天在忙啥,忙出什么来了。

我掌握不了生活的一切,我也无能为力。

应了李宗盛的那句话,“终日奔波苦,一日不得闲。”

在跑山时想到的话

今天去大觉寺跑山,气温突然增高,累计爬升海拔比我以往的训练都高,自己带的能量胶不足,肚子一直很饿,更大的问题是电解质片一直不舍得按照推荐比例使用,一直是按照厂家推荐的50%比例与水混合使用,天气的突然增温,导致大量流汗,电解质不足,出现了久违的“头戴金箍”现象。

现在有朋友圈,有微博,有各种社交媒体,所以除非是熟识的朋友或者陌生的路人,没人会来这里看文章,反倒可以说说心里话。

其实,一个人在山里跑9个小时,挺累的。我知道有些人会觉得我的训练量和强度微不足道,或者会觉得我娇气乃至无能。

也许他们说得对吧,在这点上我自己也不置可否,但我只想说出我的真实感受,记录下来。

沿着或土路或台阶不断向上走走跑跑,阳光刺眼,汗水刺眼,眼前的一切都是明晃晃,我不断向上走,在下坡的时候争取跑起来。

有时候,你不断努力。哪怕你明知那努力见效甚微,但你总想给自己一个安慰,总得有个信念,一个不需要逻辑思维去推敲的信念:我相信努力会让一切慢慢变好。

一个主观的心灵鸡汤。

也许这就像飞天面条教一样,荒诞而无稽。

有时候走过林间的土路,会扬起一大片细微的尘土,我把魔术头巾拉到脸颊上,罩住自己的鼻子和嘴巴,一会又会因为憋闷而摘掉它。

今天的训练很辛苦,也摔倒一次。

接受生命充满悲哀的事实,接纳自己的无能为力,但无论多么难的道路,你只要一直走,总会好起来。

长达9个小时的越野跑,让自己的体温升高,脸红红的,加上太阳光的照射和一层黏糊糊的盐渍和尘土,我的脸应该像个烤熟的猪头。

今天有次下坡的时候很累,累到自己不顾一切地坐在石头台阶上,一步也不走,就像是耍脾气任性的小孩在商场为了买玩具而坐地上不走一样。

我坐在那里,喘着粗气,心脏跳动的声音格外大,一步都不想再走了,甚至站都不想站起来。

一两分钟后,我站起来,懒得去掸屁股上的尘土,就直接向下跑去。

在人的一生中,也会有一屁股坐在地上,或者被一拳打倒在地,爬也爬不起来的时候,但早晚有那么一刻,你还是会站起来,继续走下去。

重复的道路,我一遍一遍地跑。一会上来,一会下去。就这样我不断地前进着。黄昏时刻,我站在最高点眺望京城,此时你可以心安理得的站在那里休息。没有人夸你跑得快,也没有人夸你努力,更不会有人夸你有毅力。

有的只是暮色黄昏和渐凉的山风。

加油,XZK。

这就像那些无人点赞的微博,就像那些无人去看的博客一样。自己是自己的明星,自己是自己的观众,要演得精彩,也要大声喝彩。

随着跑过的路越多,就越理解,不管怎么样的道路,总会有完结的那一刻。无论是险峻湿滑的下坡,还是陡峭艰辛的上坡,都会有那么一个转角,在那之后,等着你的是柔软的草地,是终点的欢呼,人生亦如此。

在一个松林的土路上,下坡的我摔倒了,左手本能地撑在地面。摔倒的我暗自庆幸屁股下面没有凸起的砾石,手掌下没有尖锐的树根。我慢慢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腕,继续向下慢慢跑。

在我的身上,有一些伤疤。关于它们我有很长很长的故事。故事飘散在青山白云间,人物弥散在宇宙洪荒间。

摔倒了,爬起来,继续走。跑步和人生都这样。

从山脊向上缓缓爬升时,身后一个穿着廉价紧身裤、戴着赛事赠送的遮阳帽的跑者从我身边跑过。他穿得好土,跟时尚的越野跑一点都不沾边。我心里本能地就映射出这句话。

我说的是实话,确实打扮得很老土。

那又如何呢?我穿着不合时宜的迪卡侬运动裤和品牌库存的滞销鞋子,也很土。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有些时候,一个人境遇不佳,并不是他的错。我们无法知道真相,可以评判,但要有一刻无差别对待的心。

那些如蝼蚁般苟活的市井小民,就是市侩小人么?那些锦衣玉食的富商巨贾就为富不仁么?

我不知道。

我今天跑得很累,明天还要去跑。也许这就像西西弗斯,但谁又不是呢。

晚安,朋友。

Another Dream

Test,测试一下新浪微博的图床效果。

完成UTMB是我梦想清单上非常重要的一项,从半马、全马、50KM、100KM、168KM终于向着我在跑步上的终极目标UTMB不断迈进。虽然现在回首往昔,我前进的速度过于缓慢、对于比赛的态度也过于保守,导致原本几年前就可以了解事情延后了几年。但梦想延后一些再实现,也未必是坏事。同时也真是因为每一步走得都比较稳,在比赛中很少受伤和退赛。

每次比赛后心里都会想,UTMB之后再也不跑越野跑了,再也不打这些比赛了。但谁知道呢,也许UTMB完了之后会继续参加越野跑比赛吧。

但无论如何,我也想在未来尝试一些新鲜的事情,并且能够继承在越野跑中训练出的耐力。我希望能和大自然有更多的接触,能和人有更少的接触。

因为我不喜欢在城市里生活,我更向往大自然。

今天看到春天来了,黄色的迎春花已经抽出了枝桠。

P.S:应该列一个梦想清单,好吧,更确切地应该叫做脑内旅行清单或者痴人说梦清单。

我想在阿拉斯加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木,与世隔绝,沿河而建,距离最近的人类聚集地,需要坐水上飞机才能到达,或者开船要7、8个小时。

小木屋不要太大,里面只有一个房间,虽然简陋却能遮风避雨带来安全和温暖,以及最重要的是——温馨。

小木屋的外面有两个小狗之家,在夏天我的两只小狗会在外面睡觉,而动听则会进入小木屋,趴在铸铁炉子旁边的摊子上,就是那种我躺在躺椅里一伸脚就可以塞到它们的肚子下面。

这里有我,小木屋,一艘小型游艇,可以带我沿河出海。一艘水上飞机,这玩意比我想象得要轻得多,一个人也可以推着尾翼而让它转弯。还有两条狗,一些户外用品和简单的生活用品。当然,太阳能充电板和一个笔记本一部手机,让我可以听音乐看书写字。我就住在这个小木屋里,木屋有一扇窗户和一扇门,里面有一张床,一个铸铁的炉子,一张舒服地躺椅,还有不少个扔在地上的驼包,里面装食品和户外运动的装备。

我突然好困,好累。不打了。晚安。

大数据时代的训练

“一个人富有的程度,和他能舍弃的东西成正比。”——大卫·卢梭

是不是和无欲则刚的道理相通呢?

下午听同事讲登顶珠峰时的心理变化,不由感慨良多。当人面对生死的考验时,人性立现。

日子一天天过着,UTMB一天天接近,距离比赛的时间不到半年了,训练的程度还远远达不到心中合格的程度,甚至会为了能否完赛而担心。

今天是跑休日,没有跑步的日子选择了去北邮游泳,采用交叉训练的方法保持心肺功能同时放松和恢复肌肉。

最近除了跑步的训练,逐渐尝试训练后的恢复。LSD之后的冷热水交替冲腿、泡沫轴的放松、一些运动补给等等……

也学习利用Fenix5的心率功能,监测不同强度训练下的心率区间、晨起后的静息心率、HRV(心率变异率)压力、睡眠时间等参数的变化。或许这些数据还不够准确,但我相信这可以起到一定的参考作用,并且这也是科技主导生活的大势所趋。并且,分析这些数据的过程,也是总结反思自己训练状态的一个重要依据。也许在心理层面并未发现身体过度疲劳,但从一些心率、同等强度训练的平均心率、速度等方面,就可以对当前的状态作出判断。

相信意志力的作用,但前提是建立在相信科学训练的基础之上。不过多说一句,还是心率带的准确率高于手表的光学心率计。

最近尽管训练的强度和数量都没有本质地提升,但训练前中后的精神状态却越发好了。通过偶尔一次的游泳,也能看出自己体能状态相较往年同期的进步。

自我的感觉是,当前的状态是稳定中逐渐进步。

下一个阶段要加强力量训练和核心力量,将会作为日常训练添加其中。

下一个月将会面临巨大的挑战,下个月大概有半个月在山里带队,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训练计划按部就班的进行,只能因地制宜吧。从长远来看,更多地高海拔地区徒步攀登经验带来的好处收益更大。

多说一句,尝试冥想断断续续大概有一个月了,除了特别累困得不行时,都尽量在睡前尝试十分钟到二十分钟冥想。练习排除杂念,关注当下的过程,是一种逃避烦恼的方法。同时,也慢慢在生中感受到,如果控制思维不随着它乱想,烦恼好像是少了一些。

所谓,自寻烦恼吧。那么就不想吧,只做好当下就够了。

当然,生活不只是工作、训练,还有家庭、爱好、社交……如何平衡这些是真正的难题。

背靠背

所谓背靠背打击法,是在越野跑训练中,连续两天进行长距离中等强度的训练,试图提高身体耐受力的一种训练方式。

其实,是我心血来潮的一种尝试。

昨天在山里跑了6个小时。今天早上7点爬起来,或许是因为接受了训练的现实,内心并没有往常训练日那么痛苦。昨天早上喝了冷水闹肚子,今天吸取教训弄了一杯热咖啡喝。乍暖还寒的初春清晨,身体跟着热咖啡也慢慢暖和了起来。吃过钟爱的多菲角面包,我在有奖扫码活动中赢得了1块多钱的红包,心想,多菲角不辜负我。

也许是热咖啡的作用,坐地铁前往香山的路上,并没有往日那般浑浑噩噩迷迷糊糊半睡半醒,而是头脑格外清醒。

从巴沟坐上新开的西郊线有轨电车,车外冷风嗖嗖,而加热座椅把屁股熨帖得温暖如春,那一瞬间,一股暖流从屁股蛋子留到了心砍儿里。

真好啊!屁股暖了,连心都不会凉了。

今天的状态不错,丝毫不受昨天训练的影响,仿佛《火影忍者》中小李又开了一门,身体的状态上了一层楼,虽然速度没有明显提高,但身体的感受却不那么疲惫不堪。

一路跑上跑下,不再多言。

下午赶回城里参加活动,直到此时凌晨才慢慢放松下来……显然身体已经疲乏得不行。

今天我最惬意的时刻,就是听着久违的小野丽莎,在宁静夜色中敲打键盘,一如十年前。

虽然我很久不写博客,但写起来又会非常享受敲字的过程。让自己的思绪化作月光,在全世界遨游飘荡,从夜色中洛杉矶海港游艇桅杆上的红色灯光,到巴黎左岸黑人萨克斯手吹奏的音符……只有这一刻,全世界都沉浸在我和夜色之中。

晚安,我的朋友。

44KM

从太舟坞向上,沿着五、六年米宽沥青铺设的防火道,我一路跑去。

初春后尚未吐露嫩绿枝桠的干枯树枝,随着高度上升,慢慢多了一层薄雪覆盖。在一个视线开阔的坡道边,几株开着暗红色花朵的腊梅傲立雪中,几个老年人拿着手机围着腊梅前前后后扭转着身躯,相互用手机拍照纪录生命中的一刻。

雪花从山下的落地即化变成了一层淡淡浅浅的白色薄毯,我穿着越野跑鞋踩在上面,可以感到轻微地湿滑。在曲曲折折的盘山道的一个拐角后,十来位年轻人正在合影拍照留念这香山雪景,看到我缓缓跑上来,便请我为他们拍摄合影。

“你看这多好,还有人跑着上来给咱们拍合影。”一个老大哥打趣说着。

为他们拍过合影之后继续跑跑走走地沿着防火道一路向上,向着老望京楼的方向而去。

一个人跑步时会想很多,思绪杂乱,就像天上飘散而下的雪花。

很多年没有在春天下过这么大的雪了吧,或许也因为在山上吧,还记得很多年前的学生年代,我喜欢下雪,透过家里用胶带粘贴着裂痕的玻璃窗,看着窗外院子里原本破乱不堪的旧家具、黑兮兮脏乎乎的蜂窝煤、废弃生锈的自行车等杂物慢慢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浅白色、灰白色的世界,那时我对窗外的世界能感受到一点的美好。

经过老望京楼时,看到一个像小型烟囱的装置里冒着粉红色的烟雾,并且伴随有明显的化工原料味道。

“这些住在这的巡护员在烧垃圾吧,真恶心。”我加速跑了过去。

今天香山防火道上的人并不多,我一个人沿着蜿蜒的山路时跑时走。看着脚下慢慢融化的雪水,回忆着人生中的雪泥鸿爪。

小学时有一年冬天下起了大雪,中午我回家吃午饭,下午上课前看到班里几位同学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中午打雪仗的故事,让错过的我有些羡慕。可能是北京雪少的缘故,儿时鲜有打雪仗的回忆。

说来有趣,我27岁那年在松下集团工作,当时曾带国内的经销商前往日本考察,其中有一站就是前往富士山参观,我记得那是四月初春时节,日本富士山的残雪尚未融化。大巴车停在一旁,经销商和我们陪同员工一起踩着积雪在富士山的几合目溜达。可能是因为有些来自南方的经销商对雪有着莫名的好感,打雪仗的提议立即得到响应,一场混战就在大巴车停车上展开。打雪仗的混乱局面一度失控,各种大小不一软硬不同的雪球迎面飞来,双手冻得通红也顾不过来,好像只要把刚刚攥紧的雪球抛向空中就能得到祝福一样,我使劲向着对面的人群扔着雪球……

有些回忆就像是防火道上慢慢融化的细雪一般,变得模糊不清。我慢慢跑到了新望京楼,也看到类似小烟囱的装置在冒着浓浓的淡黄色烟雾,才明白这不是在焚烧垃圾,而是在人工降雪,记得中学时老师讲过碘化银的降雪原理……

从太舟坞经过老望京到新望京楼,再原路返回太舟坞,然后再来一遍。这就是我今天的跑步路线,总长约44公里,身体也有些疲乏。

有时我想,有一天我走了,我能给我的孩子留下什么?姑且不说我一贫如洗,即便有金山银山也总会有花完的一天。所以,我能给我的孩子什么?

我没有办法给他太多物质的东西,也没有办法以身作则教会他勇敢、勤勉等等优良品格,甚至即便是善良,我有做到几许。

或许我只能留下这些文字,让他看到一个人怎么活完他的一生。

夜已经深了,明天还要去山里训练,晚安了。

我的第1201篇博客

这是我的第1201篇日志,我很荣幸,记得在我写下第一篇日志时,如此写道:“嗯,,,注定这个博客也会像前两个一样,半途而废的。嘻嘻,不过人活着,给自己个希望,给自己个盼头儿,总是件开心的事不是吗(出自2005年1月8日)。”我很感谢自己的坚持和朋友的支持。

在十几年前,我身边很多朋友在网上写blog,中文叫博客(我喜欢这个很优雅的译法)。

如今,我觉得99.99%的博客都已经荒废,那些记载着人们青春年少无限遐想和感动的代码淹没在网络的洪流中,而我所幸在早期搭建了自己的网站和域名,才能在博客网站关闭的大潮中幸存。

或者说,是因为自己那些年过得比较孤寂,体内的荷尔蒙又带给我无穷的倾诉欲望,才能让这个小小的博客网站坚持下来。

在最近的几年,我的博客维持着极低的更新频率。原因无非是年龄大了之后,不太想向人倾诉心声,也没有青春的资本去畅想未来。同时,自己前几年在杂志社工作,每天都是无休无止撰写稿件,对于这片自留地就缺乏了更新的动力,我得说,我把最好的文字给了杂志,但是请你不要关闭网页,因为我把最真挚的情感留在了这里。

去年,是我生命中转折最大的一年。我离开了《户外探险》杂志社,来到孙斌的巅峰探游,成为了一名户外运动摄影师。

如果扪心自问,我觉得老天爷不亏待我,我很感激。

小时候梦寐以求地幻想成为杂志的编辑,可以像儿时《正大综艺》的栏目主持人一样去四处游荡,还可以把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握在手中,这个梦想实现了。

儿时也曾幻想自己成为一名极限运动摄影师,跟随队伍上山下海,拍摄常人难以想象的险峰美景,如今我也实现了。

我实现了儿时幻想中大部分的内容。所以我知足,也感恩。

但是,我做得并不好。

我没有成为自己心目中优秀的户外杂志编辑,有没有成为令人敬仰的户外摄影师。我庸庸碌碌,无所成就。

去年我拍摄了两部商业登山纪录片,登顶了三座5000米级别的山峰,一座6000米级别的山峰,在野外环境工作超过90天。

今年,我将迎来我的第35个生日,我希望现状能有所改观。

而改变,需要的是巨大的努力与动力。

越野跑方面,我将继续努力。为了8月份的UTMB而认真训练。

攀岩方面,对不起,我今年会像去年一样,肯定还会亏待你,毕竟我精力有限。

攀冰方面,去年冰季有11天在冰场攀爬,今年希望不低于这个数字。

滑雪方面,去年只有4天。2次在南山,2次在日本的长野县白马村,这当然和我的腿伤有关系。今年一定不会比这个数字更低了。

登山方面,6000米以上的山峰会继续攀爬,慢慢积累经验。

摄影方面,我更新了器材库,在延时、星空摄影上会积累经验,伴随着航拍机的入手,航拍肯定会成为一项自己新的技能。

写字方面,好吧,我估计没什么时间留给这里了。我尽量多坚持一下吧。

日语方面,我不想花太大力气去提高,水平已经到了边缘效应。不如有机会去环境中去锻炼。

英语方面,我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毕竟这对我的工作影响深远。

看书方面,我已经很久没有踏踏实实蜷在一个角落里安静地沉浸在一本小说里了,但在人生的某一瞬间,脑海中还是会莫名浮现出曾经读过的那些金句、或者动人的描写。至于工具书方面,我真的没少看,持续买持续看。

其实我在进步,至少不够快,不够迅猛。起点低、年龄大种种劣势让我的努力显得微不足道。

大概就是这些吧,下个月将带队担任摄像师完成尼泊尔EBC环线徒步和罗布切峰(海拔6145米)的攀登。

祝我好运吧!

去年年底和同事去雍和宫拜了拜,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和自然接触的增加,我慢慢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懦弱,同时也承受了更多的责任和重担。唯一能做的就是,对自己更严格,更自然更敬畏。

这是我的1201篇日志,其实有很多话还想说,攒着吧,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

天空在都市下,浸染着霓紫色和红色,我透过那一扇窗,想着彼时射进来的光辉时刻。多年前或者多年后,忘却的又牢记的,都罩在这无尽的慢慢夜色下。晚安,我的朋友。

无意

想说却还没说的,还很多。

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让人轻轻滴地唱着。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

——出自李宗盛的歌曲《山丘》

很久没在这里写字了。

十多年前,羡慕人家使用的苹果笔记本,如今。新款的Mac和iPhone放在书桌上,却无意敲打键盘。

年少不听李宗盛,听懂已是不惑年。

听他的歌,总会莫名心头抽搐。他是我最爱的音乐人,《壮志在我胸》《凡人歌》《爱的代价》《铿锵玫瑰》《山丘》《漂洋过海来看你》…

这些歌,每一首都伴随着我的一段人生经历。从壮志凌云的少年走到翻越山丘的中年。

有时我会眼角湿润,倒不是因为悲哀,而是因为感伤逝去的岁月。

我今年34岁,大概算得上一个倔强的笨小孩,在和时间赛跑,和现实较劲,应该算得上是个努力的笨小孩吧。

越是努力,生活的变化就会越大。你越是努力追寻梦想,就离你的家乡越远。

我走过很多地方,在陌生的城市看过昏暗的路灯,也曾在人迹罕至的大山里蜷缩在睡袋里取暖。

我也曾相识过一些人,有些人在觥筹交错间忘记了对方的名字,有些人没怎么说过话却一直萦绕脑海中。

我还是不爱喝酒,也无意在恍惚中追寻往事。

我非常珍惜我现在的生活,明天会更好,会有更多的回忆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