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巴雪山拍摄记录

我没想过,有一天我会作为摄影师拍摄始祖鸟这样的顶级户外品牌的活动。

从几年前还被朋友笑话我穿着包浆的迪卡侬冲锋衣,到拥有多到穿不过来的凯乐石、TNF的赞助服装,到获得始祖鸟的,这个升级的速度让我开心,甚至感到一丝不可思议和荒唐。这仿佛暗合了马太效应,让少的更少,让多的更多。

几年前我第一次攀哈巴雪山时,我穿了一件迪卡侬的冲锋衣,既不是戈尔面料,又不具备防水功能,还是穿了足足十多年的旧衣服。我记得那次下山后,衣服彻底湿透。自己像个落汤鸡一样,里面的迪卡侬抓绒已经可以拧出水,别人问我冷不冷的时候,我硬挺着挤出笑容,告诉对方我没事。

那很久之后,还是有小伙伴一直半开玩笑地嘲讽我的包浆冲锋衣,当别人这样说我时,我也会跟着自嘲一番。但慢慢地,我发现他们的玩笑中带着对我并不富裕的穿着打扮的讥笑。

小时候我妈告诉我衣服不用在乎新旧贵贱,只要干净整齐就好。可她没告诉我会因此受到“别当回事,就是开个玩笑”的充满“友好”氛围的嘲笑。

我确实没有把太多的钱花在装备上,没有那么烧装备。但我热爱户外运动,这种热爱并不会因为我穿着老旧的迪卡侬而变得低人一等。我曾经很羡慕那些拥有更专业户外品牌衣服的小伙伴,我觉得他们的打扮比我更帅气更专业,而我就像一个灰头土脸的土包子。于是我付出了努力,锻炼自己。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更快。一次次我用自己滚烫的热血抵御冰冷的雨水、挥洒自己的汗水来蒸腾潮湿的衣物。

对于我而言,没想过会有始祖鸟的服装,那对我有些遥不可及,但如今,来得又那么突然。

我能为他们拍摄一些东西,并不是因为我能力出众,而只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感谢给我机会的人。这点我有自知之明。

哈巴雪山的攀登活动比较顺,全部人员顺利登顶。回到家后,我发现自己为客户拍摄照片视频的相机的存储卡出现异常,重要的照片和视频丢失殆尽。

那一瞬间,犹如晴天霹雳。

我背靠着墙不自觉地骂着脏话,我害怕了。那是我从高考之后从未再次感受到的紧张和压抑。

我不想搞砸别人的信任,我不想搞砸对我而言这么重要的机会。

我害怕了,我像条疯狗一样对着存储卡客服热线那一侧的客服狂吠怒吼…

然而这一切都于事无补,最终我一边在地铁里祈祷一边前往中关村的一家数据恢复公司寻求解决方案。

谢天谢地,数据找回来了。谢天谢地!

为始祖鸟拍摄这次活动,并未因为我拥有高超的技巧,只是误打误撞地巧合。可我想做好这件事情。

除了年迈的老父母,世上已没有什么人相信我会做出什么成绩。

有时候我也怀疑自己,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情绪低落时,我甚至没有办法自己接纳自己,于是洗澡时我会一个人躲在浴室,关上周遭的灯光,一个人在漆黑一片的浴室里用淋浴浇着自己,极度的心灰意冷。

有朋友跟我说,你又不是富二代,有什么资格让你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她说得对,向现实低头的人们有资格尽情嘲笑怀揣理想却没钱途的人。

在这里想说下为什么不爱写博客了,因为你一旦在这里体现出负面情绪,就会蹦出几个“关心”你的人,露出很惊讶很迷惑地表情问你,呦,你这是怎么了,别想不开啊。

对于这样的人,我想他们看到朱自清的《背影》也会很惊讶地关心一下,“呦,你们这父子关系怎么搞成这样了?”请这样的傻逼收起你的怜悯,分清别人在文章里的表达和现实情绪的区别。你若想居高临下地表达怜悯,请扯开裤裆看看你肚子赘肉覆盖下的隐睾,或者捏捏那干瘪松软的阴道,可怜下它们吧。

我从小到大,只相信努力与热血。如今冰冷的现实扑灭了我存于幻想的热血,我只剩下麻木的努力,不敢抬起头的努力。

但是,我的人生信念就一句话,往死里活。无论是否热血,是否成功,我都相信努力会让我找到更好的方法,更准确的方向,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深夜

有时觉得自己活的很无耻。

快35了,下班回家还要打上四五个小时的ps4,玩得还是低幼年龄段的机器人大战X,和我20年前玩的机器人大战F完结篇几乎没什么区别。

我觉得我是在逃避生活。

一到了深夜,很多白天注意不到的痛痒就会开始发作。涂抹花露水、剪指甲,这些白天根本注意不到的事情,到夜里就开始发作。

很多事情也是如此。

无比滴涂抹得过多,熏了自己的眼睛,却还是被蚊子咬。

家里的花花草草越长越茂盛。薄荷爆盆,绿油油一大片,风一吹漂亮薄荷香,美极了。铜钱草在白色的塑料盆里,越发显得青葱。

铁线莲的枝条不小心被我掰断几根苗,但无大碍。

辣椒长得很好,虽然栽种的季节是去年冬天,导致春天时已经不再生长,但耐心地给它们时间,目前也终于倒过来了时差。可喜可贺。

很多年轻种下的多肉小苗,都已经成为了老桩,繁衍了下一代。

如今的我,做到了很多年轻时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也失去了很多美好的时光。

今天在单位的院子里看到了戴胜,久违了。

人家深夜食堂,我是深夜吐槽。晚安,愿一切都好。

长的是深夜,短的是人生

距离我第一次看深夜食堂,已经过去十年了。间隔了这么多年,晚上看了电影版的深夜食堂2。

一个个小故事,还是那么温暖人心,又带着些许的寂寥,正如它的主题曲一样。

十年前无人知晓,自己在网上搜索到这首歌的名字,十年后人尽皆知,不由感慨。

人生就像磁带有AB面一样,一面是幸福的泪水,一面是心酸的苦笑。活得年纪大了,才慢慢感悟到人生本就充满各种坎坷。

长夜漫漫,愿君睡梦香甜。

碎语

周末两天,除了去跑了一趟北尖(还因为力竭而未能完成原定的训练计划),其他时间都在睡觉、刷手机、浇花、看书和动画片。

最近在看贡布里希的《艺术的故事》。每个领域,都有那么一两本堪称权威的入门级读物。通过它们可以对某个陌生的领域有个整体的认识,避免盲人摸象的窘境。而衡量这种书的一个方法就是看看出版时间和再版次数。例如,《艺术的故事》的英文版已经再版16次。可见一本经典书籍的经久不衰。每个领域都有这样的书,登山方面有《登山圣经》(中文版再版8次),电影方面有《认识电影》(中文再版12次),古典音乐方面有《聆听音乐》(中文第五版)……

我想了解艺术,所以看了这本《艺术的故事》,不过目前遇到的问题是我每个字都明白,连在一起也明白,但仅仅停留在字面的理解。

其实最近读这些书,只是依旧对这个世界还抱着好奇心。年轻时觉得开阔眼界应该是到处去旅行,但其实那种走马观花的旅游收益并不大。除了特殊的那一次,我人生最幸福的一次旅行是受法国旅游局邀请的法国自然和文化遗产之旅。那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一次旅行……

回归正题,我觉得开阔眼界应该是知识层面,而不仅是去过哪、看过什么、吃过什么,最重要的应该是——知道什么。对世界的认识,不应该只是肤浅的,应该是深刻的。是从单纯五感带来的刺激到知识层面到思想境界。

所以大家不要像我一样,看不下这种经典书而去看新版本的《银河英雄传》的动画片。

到底应该怎么生活?到底我们应该怎么生活?这对我而言,从几十年前就有的答案又再一次变成了未知。

我的生命,很快就将迎来巨大的变化。面对这些的时候,我手足无措,更多的是从一名理想主义者向现实妥协的过程。

我应该走向何方?

人生充满迷茫,对么。

晚安。

花花草草的开始

前几天在邮箱里收到一封邮件,一个陌生人向我询问一些越野跑的事情。缘由他是在网上搜索信息时看到我的博客,所以写邮件咨询。

对我而言有些意外,转念也觉得有点欣慰。在这个数字海洋的时代,已经沉入海底数年的东西还是存在被发现的可能。

这让我想起一件事,那年骑车走川藏线,在近2000公里的路程中,有一天我沿江骑行,疲劳了就随便停在路边休息,看到此处风景甚好,就想从江边找块石头留念。随意捡起一个苹果核大小的石子,却意外发现石头背面写着“XXX到此一游”的字迹。想来也是骑行者在此随意找块石头留念,却意外被我发现。感慨过巧合之后,我原封不动把石头摆了回去,踏上自行车继续前行。

人海茫茫,缘起缘灭,这样的巧合也算有趣。

几年前我喜欢一位钢琴家,他最让我钟爱的曲子叫Samba。前几天无意间发现Ludovico来到北京,月底在北展有演出。才恍然想起这个曾经心头大好的钢琴师。有的时候,我们都会忘却我们曾经迷恋过的东西。

家里种了一些植物,窗台上有了生机勃勃。客厅的窗台上有蒙古栎的幼苗、辣椒、常青藤、铜钱草和多种野花的种子,单位采的酢浆草。阳台上摆着绿萝、养了四年的多肉们,荫凉处摆着铁线蕨、纽扣蕨。还有那盆不死鸟。鱼缸里的黑壳虾一直很好,还有大榕、三角摩丝、蜈蚣草、坨坨草。

过些日子再买一盆绣球无尽夏或者新娘,还想在秋季入手酢浆草秋播的ob系列,以及月季的皇帝或者水晶喷泉。

你看,我已经老了,开始热心于种花种草。对吗?

不是,我一直喜欢大自然,通过亲手栽培看着花花草草不断成长,内心能感到一种成就感。人活到了一定年龄和经历了足够的事情,会慢慢成长到一个层级。

晚上和朋友吃饭,感觉到大家在这个阶段思想和内心都在快速成长,曾经玄而又玄的那些关于成长大道理慢慢也成了餐桌上讨论的话题。大家可以摊开心扉说出自己的想法,坦然接受社会和现实的问题,而不是抱怨牢骚,是积极地分析解决方法,分享心路历程。心智成熟,真的是个好东西。

现在每天热衷摆弄花花草草的我,没有前几年那么急功近利,但无论是站在人生的赛场上还是越野跑的赛场上,我还会很努力很拼搏,只是稍微少了一些戾气吧。

心态平和地往死里活吧。

WHO CARE

结束了浙江天目山七尖穿越的拍摄工作。

如前文所讲,两天半的穿越中,第二天雨水从早下到晚。

我拿着单反相机拍照,无法使用登山杖助力和保持平衡,在雨里背着重装的大背包,有两次摔倒在山路陡峭湿滑下坡的泥地里。

摔倒的一瞬间紧紧把相机抱在怀里,生怕磕到碰到。

我真怕,因为那些器材就是我养家糊口的饭碗。

屁股摔在泥地里并不太疼,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脸上身上也不太冷。

活动结束后蚂蝗咬过的地方还在不停地流血,身上一共被咬了4处,袜子、裤脚和鞋都被弄脏了。

蹲在一处队员需要过河的溪流旁边,为60多名队员逐一拍照,一蹲就是一个小时。尽管是南方闷热的5月中询,脚在溪水里也泡得冰凉了。

这是我给自己的要求,保证有全体合影2张以上、小组合影若干、特写若干,还要保证每个人都至少有3张单独的照片,算是对得起工作吧。

我不喜欢在南方闷热潮湿的雨林湿地徒步穿越,我不喜欢被蚊子、蚂蝗以及不知名的虫子咬,我不喜欢淋着暴雨在稀泥堆的斜坡上摔屁墩儿。

但这些都能忍,都能接受,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

我也不喜欢辛苦工作结束后,有某位比我更懂摄影的客人向所有人指责我拍摄有问题。

没关系,你开心就好了。

Who care。

家里买了铁线蕨、常春藤,自己买了轻石、干水苔、基质土,在一个玻璃缸里种植了白发苔藓和一颗网格草,鱼缸里除了大榕和水芙蓉,又新买了莫丝和坨坨草,商家还送一株蜈蚣草。现在家里已经有了许多盆多肉,还有栎树芽、辣椒和野花种子。

我喜欢家里多一些绿色,可能是年龄大了,喜欢家里多一些绿色,多一些生命的气息。

下城区

躺在杭州下城区酒店的床上,旁边的同事在本子上抄写英语单词,远处商城幕墙的大屏幕闪烁着光芒。

我在听崔健的歌,听假行僧,听蓝色的骨头。

明天进山,周末三天在杭州天目山带队做摄影工作,周末两天都是暴雨。

有罪受了。

我从小就听身边人说崔健牛逼。我不理解,我不明白。现在仔细回味,也可能是因为听多了,我慢慢喜欢上这些三十年前的老歌。

今天在知乎上看到一组问答:

你有什么相见恨晚的知识,想推荐给年轻人?

做你害怕做的事情 ,然后你会发现,不过如此。

那就来吧,我虽然已经不是年轻人。

浅薄与无知

我们在不借助词典的情况下很难用语言对形容词准确的描绘,可我们在脑海中还是可以清晰理解并作出判断,例如我的浅薄与无知。

在2007年夏天,我在日本出差时购买了第一台单反相机,从那时偶尔会拍些照片。到今天已经12年了,可最近越发感受到我连摄影的门槛都没迈进去。我对事物的理解仅仅停留在表面,对摄影的评判还停留在好看的阶段,我并未认真去思考作品背后的思想和情感。

写字也是如此,我喜欢海明威的小说,只是因为喜欢文字间流露的无以名状的那种感觉,却没有能力从更高的层面去欣赏。

和识字、说话、走路一样,审美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能力。不是抽象和虚无缥缈的,对艺术的鉴赏能力有角度的不同,但也存在高低之分。

在科学领域,后人超越前人是必然的结果,技术也有先进落后之分,但在艺术面前,古人今人平等。即便今人重新绘画出同样的蒙娜丽莎,依旧无法与达芬奇相提并论。艺术在不断创新与发展,却不能说当代艺术优于古典艺术。金凯瑞曾经说过,一个人死了,能留下来的只有他的艺术。

我年龄大了,才发觉自己是个草包。文字是流水账,摄影只是所见画面的记录,运动只是劳其筋骨…或许是因为生活的变故和年龄的增加,浮躁的心态格外凸显,深感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所幸人生的路并不会白走,正如安塞尔亚当斯所说,“You don’t make a photograph just with a camera.You bring to the act of photography all the pictures you have seen,the books you have read,the music you have heard,the people you have loved.”

知耻而后勇吧。

如今,我希望尝试重新理解这个世界,理解人。我希望可以看到更深、感受到更多。

我的同事跟我说,买衣服就买喜欢的好,不用在意价格,因为一般大家穿衣服都只会穿自己最中意的那几件。对于大多数人是否适用不知道,但多余我们这些天天穿户外衣服的人,这句话似乎是充满些智慧。

最近买了一些风光摄影师的在线课程,试图再提高一些自己风光摄影的水平。虽然从接触摄影到现在十多年了,但现在回头去看,才发现自己其实连入门的那个门槛还没过去。而且现在的摄影和后期技术也是日新月异。发现自己需要学的东西还是很多的。3DLUT、TKAction、Nik collection、LRTimelapse一些以前不熟悉的插件和软件就让我有些头大。

到底摄影对我而言是什么,我自己也越来越迷糊。感觉世界上好多事情总是波浪式前进。一会明白一会糊涂。

超仔要去知乎工作,跟我的单位一个园区,下午一起在园区里喝了咖啡聊了天。

自己有些浮躁了,浮躁了,浮躁了。

生命的丰富性

我一直觉得应该做一个日本工匠精神的人,一辈子专精做好一件事,例如一辈子就好好登山,好好写字、好好拍照片等等,把一件事情做透、做到极致。

但随着年龄的增加,慢慢自己也在转变思维。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做什么也做不好,倒不如多做几样换换心情比较好。

生活本来已经索然无味了,只能给自己多找一些乐趣。变着花样让自己接触新鲜事物来获得新的兴奋点。

今天看到一部六分钟的纪录短片。

讲述世界级喜剧演员金凯瑞在女友意外身亡后陷入抑郁症,在六年的时间里,通过创作油画来自我解忧的过程。影片时间不长,可以找来看看,对人的启发还是很大的。

而我,惊讶于原来一个人可以这样多才多艺。让我一瞬间想起下了班还去学油画的前同事。

所以,生命的可能性还是很多的。